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宗孑和水柏溪看見孟箹發出的信號,立刻便趕來知縣后衙,但孟箹的房間里只有睡著的孟星河與孟箹留下的一個結印,她并未在后院中留下記號。

他們在后院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孟箹的下落,只得將早被他們擒住的方元洲提來,在方元洲的帶領之下,宗孑他們才找到了那間后院廂房里的密室。

“孟箹!”

宗孑第一時間就看見倒在地上的孟箹,慌忙掠過去將她抱起,見她面色慘白,唇角染血,這一瞬間,也許連宗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自己陷入冰冷,止不住顫抖的手探向孟箹鼻息,緊張到心臟仿佛要停止跳動一般,直到感觸到孟箹的氣息才稍稍緩解。

水柏溪和杭一鳴也跟著過來,水柏溪探向孟箹的脈搏,查看她的傷勢,對宗孑道:

“靈力受損,但無性命之憂。”

水柏溪對孟箹施以清心術,受傷昏迷的孟箹才漸漸轉醒。發現自己被宗孑摟在懷里,四目相對,孟箹掙扎著坐起從宗孑懷中脫離。

“你們怎么才來?”孟箹捂著受傷的心口問。

“我們看見你的信號就趕過來了,但花了些時間找密室入口,實在抱歉。”水柏溪一邊解釋一邊道歉。

孟箹抬眼看了看他,體貼搖頭道:

“也怪我沒在密室外留記號。”

“你現在覺得怎么樣?”水柏溪問。

“我沒事。”孟箹說。

聽她說了沒事之后,眾人才把注意力放到狼藉一片的密室中,只見到處是靈力相斗后的痕跡,看得出戰況有些激烈。

密室中間還有一張造型詭異的石床,石床上紋路密布,匯聚到中間空處,周圍有十個面盆大小的墩子,每個墩子上都放著一個雙目緊閉的嬰兒,墩子下方都有一道鑿出來的軌跡,軌跡延伸到石床,大概是用來引導嬰兒血流入石床的。

“這些孩子……”杭一鳴只看了一眼便覺悲憤不已。

孟箹從地上站起,說道:“都中了藥,暈過去了。”

杭一鳴離得最近,聞言立刻上前感受,果然十個孩子雖然呼吸微弱,但好在都還活著,不敢耽擱,趕忙施救。

“剛才這里發生了什么?方夫人呢?”

從方元洲口中得知,朱府的三具藥尸和囚牢都是方夫人所為,他們為了救治自己的孩子,將囚犯趕入紫金爐,讓其吸食生氣,然后又四處搜尋了十個未滿月的嬰兒,準備用結嬰換命的方法,十命換一命。

“她正準備向紫金爐獻祭孩子的時候,我闖進來了,她和我動手,我不及她,被打暈過去,然后睜眼就看見你們了。”孟箹語調平常的敘述。

宗孑似乎有疑惑:“你不及她?可她連控制紫金爐的靈力都不夠。”

若那方夫人靈力高強,又怎會需要那么多活人生氣供養紫金爐?

宗孑的目光落在孟箹臉上,兩人相處多年,孟箹了解宗孑,同樣宗孑也了解孟箹,憑著多年的直覺,他覺得孟箹有事相瞞。

“你懷疑我?”孟箹察覺到宗孑眼中的猜疑,斂眸淡然回道:“她確實靈力一般,是利用紫金爐中吸納的靈力將我打傷的。有什么問題嗎?”

宗孑瞇起雙眼盯著孟箹,孟箹也不甘示弱回視。

“問題就是,她既然那么厲害,為什么不殺你?”宗孑問。

孟箹冷笑:“就因為她不殺我,你就懷疑我?非要我死了你才信?”

宗孑還想開口,一旁的水柏溪聽不下去了,上前為孟箹辯駁:

“殿下,那紫金爐是藥宗七大藥爐之一,乃是神器,靈力超強,方夫人有那神器在手,自然不是好對付的,更何況,這位夫人的傷勢確乃外力所致,絕無作假。那方夫人作惡多端,這位夫人與她素不相識,完全沒有包庇她的理由,你對這位夫人的懷疑好沒道理。”

孟箹對水柏溪遞去一抹意外之色,沒想到他會為自己說這番維護之言。

宗孑的目光從水柏溪身上轉了幾圈,又回到孟箹身上,點點頭:

“好!我沒道理!”

“現在不是追究誰有道理,誰沒道理的時候,罪魁禍首方夫人跑了,未免她再傷害無辜,得趕緊找到她才行。”水柏溪說:“二殿下,可否請你以官府的名義發出通緝令?”

宗孑目光深深從孟箹身上離開,跟著水柏溪離開密室。

除了罪魁禍首方夫人跑了之外,倒是沒再發生多余的傷亡,之前被困在紫金爐中的犯人和平民都已經得救,密室中的十個嬰兒盡管身體羸弱,但總算全都保住一條小命。

由宗孑出面連夜從江州調來官兵臨時鎮守平陰縣衙,原平陰知縣方元洲仗勢逼人,殘害百姓,被押送回京嚴審,其夫人方氏在逃,也發出了海捕通緝令。

一切事情,好像一夜之間全都解決了。

一直忙到第二天下午,孟箹才有空用引路花尋到了在城外一家破舊客棧歇腳的萬婆子夫婦,用馬車將他們的兒媳送了過去。

孟箹背著孟星河,站在送客亭上看著那馬車遠去,水柏溪從旁贊悅道:

“夫人俠肝義膽,是個好人。”

孟箹聞言微微一笑,如冰河初消:“說我是好人,你是第一個。告辭。”

說完之后,孟箹轉身走下亭子,瞧見亭子下面站著的那高大俊美男子,宗孑雙手抱胸,黑臉相待,心中疑惑更甚。

孟箹不理他,將背椅調整了下,從路邊撿起一根長長的枯枝做拐杖,朝著宗孑截然相反的方向轉身欲走,誰料眼前人影一閃,宗孑攔住她,擰眉冷聲問:

“去哪兒?”

孟箹冷眼睨他一眼:“讓開。”

兩人正對峙,就聽亭子上傳來水柏溪的聲音:“夫人請等一下。”

水柏溪走到孟箹面前,似乎有話要說,孟箹收起對宗孑的戾氣,平和的看著水柏溪:“何事?”

水柏溪猶豫片刻,才開口:

“其實昨日在下就想問夫人,不知夫人師承何派,為何能輕松勝任靈藥師之職?”問完這些,像是怕孟箹誤會,水柏溪又趕忙接著解釋:

“夫人別誤會,在下不是懷疑夫人,而是……有個不情之請。”

孟箹猜不出這圣醫宮的大弟子對她能提出什么不情之請,但就沖著他為自己說話的份上,孟箹愿意聽一聽:

“說說看。我未必能做到。”

水柏溪對孟箹有什么不情之請,不僅孟箹覺得好奇,宗孑也覺得很好奇,雙手抱胸,也在一旁耐著性子聽。

水柏溪對孟箹爽朗一笑:

“只要你愿意,你肯定能做到。”沉吟一聲,不再賣關子:“那我便直言了。我想問問夫人可愿意隨我回圣醫宮,做我圣醫宮靈藥系弟子?”

孟箹:……

宗孑:……

這個還真有點不情之請的意思。

要知道,上一世的孟箹跟圣醫宮可是對頭,孟箹擅長用毒和殺人,圣醫宮擅長用藥和救人,算是背道而馳,孟箹曾經學過不少巫醫殿的邪術,巫醫殿和圣醫宮勢不兩立,孟箹的邪和毒,都是不為高潔濟世的圣醫宮所容的。

“我……我成過親,有,有孩子。”

孟箹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對水柏溪回答了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

水柏溪曬然一笑:“我看見了。這有什么關聯嗎?難道你能否入圣醫宮,需得征求夫家同意?若是如此,我也不介意跑一趟去……”

“不是不是,不是這個意思。”孟箹聽他越說越離譜,趕忙打斷,不安的摸了摸鼻頭,又看了一眼宗孑,孟箹說:

“那個,我……不需要征求夫家同意。只是……不太方便。”

“夫人有何難處,盡管直說。”

水柏溪很是殷勤,這實在不能怪他,畢竟靈藥師這種萬里挑一的體制,可遇不可求,偌大的圣醫宮里,就數靈藥系的弟子最為稀少,更何況,水柏溪看得出來,孟箹的天分非常高,高到連他都看不出邊際,若是能為靈藥系請回一個擁有如此天賦的弟子,想必月華長老會十分歡喜。

孟箹面露難色,水柏溪往她背后的背椅看去一眼,又道:

“是為了令郎的病嗎?”

水柏溪是十分出色的醫者,自然看的出來孟星河疾病纏身,便想換一種方式勸說孟箹:

“不是我自夸,若說這天下間最好的治病之地,圣醫宮敢說第二,無人敢說第一,若是夫人隨我回去,有圣醫宮在,保管對令郎有百益而無一害。”

這句話算是說到了孟箹的心坎上,孟箹想為孟星河配制解毒圣藥‘歲寒’,所需藥材遍布四海五洲,憑她一人之力,雖也能辦到,但終究耗時巨大,但若有圣醫宮相助的話……

孟箹猶豫的表情給了水柏溪希望,正欲一鼓作氣說服孟箹,就聽見官道上響起一陣踢踏的馬蹄聲,聲勢浩大的馬隊片刻功夫便到了他們面前,為首之人一勒馬韁,少年英氣,立馬陽關,不是宗氏三皇子宗赫又是誰。

他身后馬隊中間還有一輛馬車,馬車停下之后,一只素手伸出車窗,撩起車簾,車簾后,是一張明艷動人,嬌美如蘭的臉。

“大師兄。”

美人溫婉高潔,顧盼楚楚,如天之云,崖之花,傲雪凌霜,清雅絕倫。

沒想到會在這里突然瞧見這張臉,孟箹的手禁不住暗自握起用力,咬牙切齒。

好一朵皎皎月光白蓮花,不是那孟箹欲將之挫骨揚灰的孟輕羽又是何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pt招财进宝怎么爆奖池 四川快乐12杀号技巧 上海快3跨度表 新时时五星未出号 长春小姐上门qq 欧洲五大足球联赛 天津时时中三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官方开彩 快乐十分任5常出组合 江西时时5星012路 成都麻将技巧 1366768美女壁纸 球探比分网 福彩快3呼和浩特走势图 今晚特马几号多少号 pk10刷负盈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