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5. 第四章

第四章

韓夫人自入北境以來,咳喘之癥越發嚴重,若非老爺犯事,他們一家也無需從直隸省被押送流放到這苦寒之地,原本身子就弱,在路上餐風露宿的生了第三個孩子后越發不好,就她如今這樣,也不知能在這冰天雪地熬幾年。

狹小的帳篷里雖然不冷,但著實憋悶,韓夫人又一次半夜咳醒過來,怕吵著身邊睡著的孩子,韓夫人干脆起身,忍著咳嗽打算到帳篷外面去透透氣。

剛要掀帳篷,發現帳篷門簾上掛著個布袋子,韓夫人不知那是什么,心中納悶,遲疑著將布袋子打開,里面是兩只白瓷瓶,一瓶寫著‘息喘丸’,一瓶寫著‘固元丹’,打開就是一股清靈之氣。

袋子里還有一張字條。

韓夫人點燃了火折子,借著微弱火光看字條,上面寫的是兩種丹丸的服用方法,還有幾句話:

這段日子多謝夫人照顧,息喘丸和固元丹是孟家老字號的方子所配,夫人放心服用,一月后,咳喘與產損之癥可愈。月娘字。

韓夫人這才知道,這兩瓶藥是那個隨她們走了一路的醫女留下的。她這是走了,特意給她留的藥和方子。

那醫女雖看著冷漠,不近人情,但實際上心地卻是極好。

韓夫人不禁有些擔心:這天寒地凍的,她一個弱女子帶著孩子要怎么走?

白茫茫的雪山一望無際,席卷著風雪。

一個單薄的身影走在空無一人的雪地,背后背著一張特制的背椅,從上到下皆包裹著一層看似很輕便的防風雪蓋罩,蓋罩中間是一塊透明的琉璃鏡,使得背椅里的人能看見外界的景象。

那人手持枯木為杖,向山上攀爬。盡管艱難,但卻不見退縮,風雪對她似乎并不能造成多少阻礙,細看之下才發覺,那人周身似乎有微微光暈籠罩,雪并不能真正落在她的身上。

孟箹六歲被祖父認回孟家之后,就一直與祖父住在鄉下,由祖父親自教養,孟家既然能在圣醫宮之下另辟蹊徑,自成一門,自然是有孟家的本領,孟箹在醫藥修行一事上非常有天賦,祖父傾其所能的教養她,十歲時孟箹就已掌握百草千萬種變化,十二歲時可獨當一面療愈重傷之人。

可惜祖父去的早,在孟箹十三歲時就油盡燈枯,駕鶴歸西。

醫者講究的是天賦,祖父只有一個兒子,就是孟箹的父親孟世平,奈何她父親資質平平,所以祖父臨死前便有心讓孟箹接任平醫堂,將平醫堂的祖傳藥牌與蓮花印都傳給了孟箹。

當時孟箹年紀太小,祖父怕她少不更事,不能服眾,就將孟世平和幾個親近的弟子喚到身前,交代他們繼續培養孟箹,等到孟箹年滿十八,就讓她接管平醫堂一切事務。

后來發生的事情足以證明祖父太信任他的兒子,孟世平這個人雖然醫藥方面的資質非常一般,但陽奉陰違,笑里藏刀的本事卻是一套一套的。

不過兩三個月的功夫,就把孟箹祖父留下的那幾個親近弟子給收拾了,聽話的留下,不聽話的處置,再從孟箹手里奪走了孟家的祖傳藥牌,恬不知恥的踩著女兒的肩膀當上了孟家的家主。

孟箹六歲前流落市井,日子過的很不好,沒有任何援手的情況下,哪里斗得過道貌岸然的孟世平夫婦。

正巧這個時候閔燕青上門求娶孟輕羽,甚至提出不惜入贅的條件,那對豺狼夫婦左右一合計,孟箹留在孟家早晚是個禍害,便以把孟箹嫁出去的方式,成功送走了她。

閔燕青的孟家一行,不僅沒讓他娶到孟輕羽,還反被孟家逼迫著娶了個年僅十四的庶女,而那對豺狼夫婦還有做的更絕的,他們沒要閔家的任何聘禮,理由是,這樣他們也就可以不用為孟箹準備任何嫁妝。

如果孟箹沒有嫁給閔燕青,那她后來的人生也不會慘痛如斯。

踩著最后一塊突石爬上了山峰,孟箹走的是上山的捷徑,如果正兒八經的從山腳一路爬石階,至少得多耗費好幾日的功夫。

山上看起來終于不再只有白色,有好大一片雪松林,高高低低,錯落成林,青綠枝頭上白云罩頂,那是一層厚厚的積雪。

風雪還在繼續,孟箹沒有耽擱,果斷往那片雪松林去,以她剛才在半山腰的感應來看,這片雪松林確實有靈氣頗高的藥材存在。

進入了雪松林后,孟箹干脆閉上雙眼跟著腦中感覺去走,天地萬物皆有靈,不過是靈氣多少的問題,所以即便不睜眼,孟箹也能完美的在雪松林中穿行。

忽然,孟箹閉著的雙眼似乎在一片靈氣低微的綠色中看見一抹細細的紅光,跟她感應到的火靈參非常相似,順著紅光走去,到了地方以后,孟箹將背椅放下,跪在一處表面上看起來并無差別的雪地上,用木頭不斷挖掘雪地。

孟星河坐在背椅上,透過琉璃鏡看著外面情景,孟箹跪趴在地挖參,被風雪吹的有些狼狽,但眼睛里卻透出欣喜。

大約挖了足足一盞茶的時間,孟箹終于從那個雪窟窿里拔出一根紅色長條形的東西,孟星河定睛一看,頓時蹙眉,原以為是火靈參,沒想到是一條正在冬眠的赤鏈蛇,孟箹倒沒覺得怎么驚訝,動作嫻熟的抓住蛇尾用力一甩,蛇骨相連,骨錯即死。

孟箹看了一眼孟星河,揚了揚手中徹底僵死的赤鏈蛇,語氣毫無波瀾的問了句:

“蛇膽吃嗎?好東西!”

孟星河連人乳都接受不了,何況這個,果斷拒絕:“不吃!”

“嘖!”

孟箹覺得很遺憾,瞪著挑食的兒子看了好一會兒,最終因為對兒子前世的愧疚才沒有過于勉強他。

攤開右手手掌,默念心訣,只見孟箹掌中忽的綻放出一朵金光閃閃的紅蓮,接著,孟箹左手把被她甩死的赤鏈蛇一扔,這動作看起來像是左手扔到右手,但神奇的是,被孟箹右手接住的赤鏈蛇并沒有到她的右手中,而是直接消失在那多金光閃閃的紅蓮上。

這就是孟家傳承百年,真真正正的蓮花印,印中有個連接孟箹精神世界,沒有邊際的虛空,東西放進去之后,就成了孟箹腦中的記憶,等到什么時候她想用了,就把東西通過紅蓮印從記憶中拿出來。

孟家平醫堂的標志是一朵蓮花印,世人只知道那是平醫堂的標志,卻不知其實是這樣的東西,只有歷任孟家家主才能知曉,孟世平只拿走了孟箹祖父傳她的祖傳藥牌和蓮花印鑒,卻不知道真正蓮花印的秘密。

上一世孟箹沒能保住這個秘密,被孟輕羽算計,孟輕羽欺騙宗孑,利用宗孑的力量從她這里奪了去,如今重生,同樣的錯誤她不會再犯第二遍,定會牢牢的將這蓮花印握在掌心,誰也搶不走。

孟星河對蓮花印見怪不怪,問:“你不是挖火靈參嗎?”

好好的參不挖,去挖蛇。

孟箹將蓮花印收起,又回到先前她挖蛇的地方往里掏摸:

“一般來說,火靈參就長在赤練洞下三尺。”

人們只知道太白雪山有火靈參,卻不知為何性喜火的火靈參會長在終年積雪的太白雪山中,那是因為太白雪山是火山脈,山脈下的礦物巖石屬火性,最適合火靈參的生長。

果然,孟箹話音剛落,她幾乎陷入雪坑中的半個身子起來,手里果真多了個火紅色蘿卜樣的東西。

孟箹將坑重新填好,然后蓋上積雪,對還在背椅里坐著的孟星河招招手,孟星河從背椅里打開防風雪罩出來,一腳沒踩好,整個人在雪地里摔了個坑。

孟箹過去把他從雪里拉出來,撣了撣他身上的雪,左右環顧,找了個高地的雪松,讓孟星河坐下,孟星河縮著小小的身子,眉頭緊鎖,看著孟箹用雪搓她剛找到的火靈參,雪水把火靈參上的泥土帶走,孟箹把火靈參周圍的長須須掰斷,遞給孟星河的火靈參看起來就更像一只紅蘿卜了。

“干嘛?”孟星河滿臉寫著拒絕。

孟箹見他這樣,覺得不能再慣著他:“這個必須吃。”

她不遠萬里帶著星河來太白山,為的就是火靈參,絕對不能由著他任性。

“這么冷的天,我不想吃。”孟星河越看那‘紅蘿卜’越冷。

孟箹把東西往他小手里一塞,難得強勢:“這是火靈參,你吃了就不冷了。”

孟星河打了個哆嗦,蒼白的唇動了兩下,好像還是沒法做決定的樣子,孟箹無奈一嘆:“要不給你拿點糖蘸著吃。”

孟星河抬眼看了看她:“我要蘸蜂蜜。”

“沒有蜂蜜,只有糖,不要的話,你就這么啃吧。”孟箹堅定的說。

孟星河見沒有回旋余地,有的糖蘸總比沒有的好,只能妥協。

孟箹從背椅后面拿了個紙包過來,孟星河接過雪花一樣的糖,把‘紅蘿卜’蘸了蘸,終于克服心理障礙,送進了口中。

見他吃了,孟箹才放心一些,說道:

“你在這里邊吃邊等我,上面好像還有,我再去挖一點,這個吃了之后會口干舌燥,渾身發熱,不是大問題,你要是受不了就抓點雪吃,我一會兒就回來。”

孟箹交代了好幾句后,拿出一把手柄可以伸縮的傘,傘柄插|進雪地,替孟星河擋住些飄雪,自己就孤身一人往高處的雪松林深處尋去,一邊走還一邊把剛才她從火靈參上掰下來的參須往嘴里送,邊吃邊走,那樣子看著一點都不像是去挖參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老时时技巧杀号定胆 必赢游戏网址 360票网官网老时时走势图 香港tm4特马分分析 赛车七码计划软件 手机牛牛稳赢公式 合肥按摩会馆 黑龙江十一选五app 广东时时37期 快乐十分高手 浙江快乐12选五下载 pk10网投 墨西哥篮球比分直播 特殊服务 河内一分彩是不是真的 陕西快乐十分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