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 第一章

第一章

銀裝素裹,天地肅殺,山石樹木皆是白茫茫一片。

越往北,氣候越是惡劣,到了臘月,一天甚至有八、九個時辰都在飄雪,雪夾著冰碴子刮到臉上,割的生疼。

在北境江州外二十里處有一座穹廬村,說是村,不如說是三教九流的聚集地,里面人全都住的帳篷,有的是外省流民,有的是窮苦百姓,有的是無家可歸的天涯客,還有一些是官兵押送的犯人,沒來得及在大雪封路之前趕到江州驛站營地,只得就近找個地方安置。

上百個帳篷堆在一片平原上,落腳或短住的人越來越多,久而久之就形成如今這般風貌,一望無際的雪地里,臟兮兮的帳篷看著就像一個個燒黑了的窯洞口,破敗且雜亂。

雪下了一夜,直到早上天光刺破云層后,雪勢才稍微小一點。

一聲嘹亮的嬰兒啼哭聲從村東頭的帳篷里傳出,引得外面經過的人側目相望。

生的是個大胖小子,孟箹把一團紫殷殷的血肉,哇哇大哭的初生嬰兒交到一側焦急的老婆子手里,產婦家里人早準備好了熱水,老婆子抱著孩子清洗去了。

孟箹把產婦后續弄好后,到一旁仔仔細細把手洗干凈,又把染血的外衣脫了,將自己拾掇干凈以后才在產婦家里人的連翻道謝聲中走出帳篷。

帳篷外面有來回走動的,夫妻吵架的,洗鍋刷碗的,醉酒撒潑的,搓洗衣服的,打孩子的,等等雜亂聲音匯集在一起,形成了一種特有的嘈雜。

孟箹穿著一身寬松的青灰色道袍,她四肢修長,瘦高單薄,身上裹著一塊舊羊毛氈子,白凈秀麗的臉上沒什么笑意,眸色幽黑,如一汪不見底的深潭,盡管模樣甚好,但那點漆般的雙眸配合她那張白的過分的臉,看起來還是有些陰沉,如果不是人介紹,很難想象,這樣一個蒼白陰翳,冷漠纖細的小女子,竟然是個……‘婦科圣手’。

這事兒要從孟箹出京后,在直隸省遇到一隊被流放的官眷說起,那戶人家的老爺犯了事,全家被連累流放北境,官眷里有兩個孕婦,被官兵押送流放途徑一處破敗的關帝廟歇腳,而孟箹那時帶著孩子躲避閔燕青的追捕,恰巧也躲在那關帝廟里。

夜里,有個孕婦官眷突然發動,又正巧遇上一股兇暴的流民,押送官兵們在廟外跟流民打成一團,官眷家人堵著廟門口不讓流民闖入,孟箹見那孕婦有難產跡象,沒穩婆的話,說不定一尸兩命,看不過眼去給那孕婦接生,孩子生了大半宿終于出世。

外面的官兵和流民都死傷慘重,天亮的時候,等來了城內官兵支援,暴民殺的殺,抓的抓,可昨夜抵御暴民的押送官兵卻不能死而復生了。

那些官兵都是押送官眷的,人都死了,可押送的事情還是要有人做,上頭就派了另一隊官兵來,重新把需要押送的官眷登記入冊再上路。

孟箹本來就是要帶孩子北上尋藥,可她一個女人背著個孩子走在路上很扎眼,于是她就趁那機會,混在了那些官眷里面,聲稱自己是個醫官,男人是胡人,犯事被抓了,她要帶孩子去北境投奔親戚,那些官眷們不是犯人,只是要被押送去北境流放生活,到了北境之后行動也不會受限,他們想報答孟箹的救命之恩,又想著他們中還有個孕婦,有孟箹這個懂醫的人一路照顧總是好的,便替她瞞下|身份,一路帶著她往北境走。

這樣一來,孟箹就很順利的避過了閔燕青的搜捕,來到北境。

遇到了大風雪,官兵們只能在穹廬村落腳幾日,等風雪小了再把官眷們押到江州流放區。

孟箹在路上給兩個官眷孕婦接生了,她雖然話不多,人也冷,但醫術很受肯定,在離國,懂武或學醫的人總是更加受平民百姓尊重些。

正巧這里有個村婦難產,大雪封路找不到大夫,村里一打聽,說前幾日到這里歇腳的官兵押送隊里,有個官眷會接生,孟箹就這樣被推薦過來幫忙了。

孟箹是半年前重生回來的,正是她和閔燕青進宮參加天醫萬壽節的那一日,睜開眼睛孟箹來不及想自己明明已經死了,為什么會突然回到從前,因為她想起了另一件事,她的兒子就是在她參加天醫萬壽節的那天,被閔燕青的母親和姑姑害死的,當時她和閔燕青晚上回到侯府,看見的是兒子一具冰冷黑紫的尸體。

孟箹的人生本就悲哀,兒子死了之后更是陷入絕望,后來以孩子被害身亡為引,她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所以盡管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重生回來,也不怎么記得重生前發生的具體事情,但兒子說什么都要救回來才行。

然而她緊趕慢趕,還是稍稍晚了些,她瘋了一般跑回侯府,那時兒子已經被喂下毒|藥,殘忍丟入池塘,所幸還未斷氣,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閻王手中勉強搶回了兒子一條性命,可好好一個健康的孩子,變成如今這虛弱模樣。

閔家的人都該死,上輩子兒子死后,孟箹是讓整個尚醫侯府都陪葬的,包括閔燕青在內,一百多口人,無一留存,個個死狀恐怖,震動了整個安京,也正因為案件巨大,手段殘忍,以至于尚醫侯府闔府被滅以后,她就被離國最高行刑督府——玄甲精騎列入殺立決名單,那是即便犯人上天入地都難逃一死的名單。

如果不是遇見宗孑,她絕對活不過那場追殺。宗孑救了她,在她昏暗可悲的生命中,給了她一束光,一個歇息的港灣,孟箹原以為宗孑會是她后半生的信仰與依賴,但事與愿違,老天爺總是跟她開一些殘忍的玩笑,每個玩笑都讓她刻骨銘心,奮力掙扎至體無完膚。

宗孑沒有錯,都是她錯,不該奢望不屬于她的幸福。

這一世孟箹救回兒子一條命,遺憾就是沒能殺了閔燕青,不過這也有好處,至少不必驚動玄甲精騎,閔燕青的各州府通緝抓捕行為,對孟箹而言不過是多些不便,談不上生死威脅。

孟箹經過一處帳篷,差點被迎面來的一對男女撞到,強壯的男人揪著女人的長發,無視女人的叫喊,將她一路拖行到一處帳篷外,脫了蓑衣掛在帳篷口的桿子上,然后把瑟瑟發抖的女人推進帳篷,緊接著一個十歲大的男孩被踢出帳篷,男人當著男孩的面把帳篷簾子合上,隨后男人發泄般的怒吼和女人的尖叫哀求聲不斷傳出,從聲音不難判斷帳篷里此刻正在發生怎樣可怕的事情。

男孩的淡定表情看來被這樣粗暴的踢出來不是第一次,只見他陰鷙的目光盯著合上的帳篷簾子看來會兒,冷靜的走到男人掛在桿子上的蓑衣前,拿出一只不知從哪兒撿來的小盒子,他站在原處,盯著盒子看了好一會兒。

帳篷里男人殘暴的笑聲和女人的高昂尖叫越來越激烈,男孩像是終于下定決心般,戴上一只破的皮手套,將手伸到盒子里掏摸著什么。

“這種程度死不了人。”孟箹不知不覺間來到男孩身后,突然開口,嚇了男孩一跳。

男孩回身,驚恐的看著孟箹,想要把盒子藏到身后,被孟箹眼明手快的扼住手腕,孟箹看了一眼盒子里的東西——一只手指大小的黑蝎子。

孟箹冷凝的目光落在男孩身上:“你要他的命嗎?”

男孩被扼住手腕,掙扎不開,不知是因為恐懼還是激動,身子不住發抖,大概是孟箹比風雪還要冷的氣質打動了他,伴隨著帳篷里女人凄慘的叫聲,男孩對著孟箹點了點頭,艱難開口:

“要。”

孟箹不置可否,放開男孩的手腕,用指甲劃破自己指尖,往盒子里的黑蝎子身上滴了一滴她指尖的血,盒中閃過一道耀眼刺目的光芒一閃而過,蝎子染上孟箹的血以后,突然就張牙舞爪的原地痙攣起來,不一會兒的功夫,原本還是褐色的蝎子變成了暗紅色,整體似乎大了一圈,只見它高舉尾刺在盒子里沒頭沒腦的沖撞。

孟箹把盒子遞還給男孩,對他勾起一抹笑,陰冷詭譎,仿若地獄索人性命的惡鬼,男孩通體冰寒,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小心翼翼捧著盒子,把那只經過孟箹加工的紅蝎子倒在了男人的蓑衣上,紅蝎子很快就藏進了蓑衣的縫隙。

男孩看著那條縫隙,像是在看他的希望般,等到回神想要問點什么的時候,孟箹早已離開,男孩的目光四處找尋也沒有找到任何蹤跡,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好像真的見鬼一般。

孟箹淡定自若回到自己的帳篷,先低頭看了下自己,確定身上都拾掇干凈之后,才抬手掀開帳篷簾子,帳篷里面很小,頂上開著個透氣用的小窗,一點天光正打在帳篷里唯一一張單薄的床板上,床板上躺著個人,身上蓋著厚厚的毛氈,小小一只,是個孩子。

帳篷里還有一個三角木頭架著的水壺,壺口冒出微微的煙,下面燒著像碳卻不是碳的東西,那是牛糞,在沒有碳火的情況下,牛糞是北地最好的取暖工具,盡管氣味不太好,但卻能讓這小小的帳篷隔絕外面的天寒地凍。

大概是孟箹進來的聲音吵醒了床板上的人,只見床板上小小的身子微微一動,隨即睜開雙眼,帳篷頂的天光正好照在他臉上,能夠清清楚楚的看清睜開的眼眶里,是一雙墨綠色雙眸,如幽冥中的寶石般,既詭異又艷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国彩网站 468111ww今睌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系统漏洞 胜平负比分直播 手机新版本75秒时时彩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视频 凤凰五分赛计划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开奖结果 极速快三官网手机平台 福建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奔驰宝马森林舞会 排列3开奖结果 热购彩票注册平台 凤凰彩票ios下载安装 新疆时时组六玩法 188篮球比赛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