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17.噩耗時間

紀田沒多說幾句就失魂落魄地離開了,模樣仿佛再待在折原臨也的身旁呼吸多一秒鐘的空氣,那股壓迫他神經末梢的窒息感就要刺激到他瀕臨嘔吐。臨也自然沒有挽留他的意愿,直接坐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身旁的霜葉順手將免洗筷子遞給了他。

“小熊貓,你說誰是你的女人?”霜葉掀起眼皮跟他秋后算賬。

然而臨也卻托著臉頰,一臉似笑非笑地反問她:“你很感興趣嗎,小公主?”

霜葉面無表情地表示她拒絕這個套路:“不,我不感興趣。”

點好的壽司很快就極富效率地開始上桌,除了以白蝦、鯛魚、星鰻、鮪魚等海鮮食材制成的12貫握壽司套餐,還單點了其他稀奇古怪的樣式,例如芝士壽司,麻婆壽司和炸雞壽司什么的。

趁著店員上食物的間隙,霜葉動手將芥末沾在魚生上,不經意的提到:“你之前到底對剛才那個小哥做過什么慘絕人寰的事,讓他那么害怕你?”

“哪有你說得這么夸張啦,只不過是給他設置過一點小小的愛情考驗而已。”臨也語態輕松地擺了擺手,臉上要說有負罪感那是不存在的。

然后她就從臨也嘴中聽曉了一個男人聽了會沉默,女人聽了會流淚的故事。

回顧這幾年來的池袋,懂得拉幫結派的所謂‘獨色幫’還是挺流行的。

簡單來說,就是臨也曾經安排過一個妹子去接近當時還是‘黃巾賊’的獨色幫頭領的紀田正臣,在兩人成為男女朋友之后,妹子在臨也的設計之下主動被當時互有摩擦的、同樣也是個獨色幫的‘藍色平方’的人擄走,對方要求紀田孤身一人在規定時間內來到他們的大本營,不然他的女朋友就不妙了。

前一兩年的紀田明顯還是個小鬼,面對一個幫派里大多數都是成年人,且會無所顧忌的使用暴力去做著各種違法亂紀的事情的人,紀田在這幾近絕望的前景下膽怯了。期間由于他的怯懦不前與拼命向折原臨也求助無門,導致最后沒有在規定時間內出現,他的女友被人打斷了腿,而他就一直這么懷揣著愧疚生活至今。

耐心聽完這個故事以后,霜葉的心里只有一個想法:

“折原臨也,你能平安活到現在還沒被人打死,真是個奇跡啊。”

“居然說人家是個奇跡什么的,太讓人害羞了啦~”

“……醒醒,我沒在夸你。還有,拜托你別用那種女子高中生的語氣跟我說話,怪惡心的。”

面前這個男人的性格如何霜葉一貫都知根知底,心里亦早有準備。或許是起初就見識過了他最差勁的一面,事到如今就算再得知這些零碎的負面片段,也并不能夠輕易打破他們之間的關系了。

方才那段插曲很快在他們腦海中淡去,見到壽司陸續上齊,兩人便開始埋頭專注于品嘗今晚的美味。

這家店的賣點就是俄羅斯人做的壽司,外形相較于傳統的日式壽司要更為粗獷一些,但是主廚的刀工很一流,料理出來的成品具有另一種不一樣的美感,新鮮的魚肉表面在頭頂水晶燈的投照下展示出明澈如細碎寶石般的光澤。

擺在眼前的鯛魚壽司仿佛與底下捏好的白米飯融為一體,顏色俏似白雪消融時的透明,魚身的紋路還帶上了點淺淡的粉色,像是有櫻花瓣降落到了這片初雪地。入口品嘗時最先感受到的是鯛魚沾裹著醬油的味道,極致的鮮美而又冰涼爽脆,魚肉中深層的豐腴完全得到了釋放,淺淺化開在味蕾上。

壽司一般都按照著口味由輕到重的順序進行品嘗,鯛魚過后就是銀邊竹夾魚、金槍魚、甜蝦、星鰻和炙烤甜蝦等壽司,隨著循序漸進的取食,這份美味逐漸在口腔內疊加與成型,使人徜徉在濃郁的海鮮風味中忘卻自我。

“露西亞壽司的主廚還挺有兩下子的,難怪能以一己之力撐起整家店鋪。”

霜葉這頓吃得算挺滿足,唯一不爽的就是臨也這個敗家仔居然敢挑食,自顧自的吃光了所有的金槍魚壽司不說,還將一眼看去就知道奇怪的麻婆壽司和炸雞壽司都留給了她。然而霜葉暫且沉默了一會,還是豎起筷子把它們吃掉了。

雖然沒有說出口的必要,但在日常某些方面,她確實是挺縱容這個家伙的。

為了給光臨的客人提供一點休閑的娛樂,這間裝潢有如俄羅斯皇室宮殿般的壽司店里隨處可聽見頗有民族風味的流行音樂在耳邊流淌,而吧臺玻璃柜附近的大理石墻壁也垂掛著一面嶄新的液晶電視。

電視正好擺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于是趁著閑暇,霜葉也就一邊舀動著作為套餐結束送上的海帶豆腐味增湯,同時一心兩用地收看著眼前播放的電視節目。

而液晶電視恰好在這時播送著這樣一則新聞:

“近日,有一批不法分子采用了非法途徑侵入正金銀行內部網絡,調取了大部分客戶的個人身份證明、賬戶密碼以及驗證碼等信息,將平臺賬戶的所有余額提現至銷贓賬戶,完成資金盜取。目前以正金銀行旗下橫濱總行舉報最為嚴重,東京部分地區分行亦有頻繁收到客戶被資金轉移的反映。該犯罪團伙仍未落網,為保證客戶資金安全,望廣大群眾及時查清……”

看來是一批黑客竊取了銀行卡信息,并且以此盜取銀行卡內資金的案件。

地下世界的人想要賺取見不得光的*屏蔽的關鍵字*一向都是各憑本事,就連霜葉自己也是做著染血的工作,沒什么立場去指責別人投機取巧。但對于那些天降橫禍走失的錢財,總是時不時就破財的霜葉還是挺感慨的。

“這就是所謂的一夜暴富吧,不過那些被偷走錢的人也太慘了點。”

“……嗯,說得也是呢……”

不知為何,臨也的神情莫名在這時變化得有些微妙,但由于霜葉將目光對準了其他方向,一時竟沒有察覺到他不協調的異樣狀況。

她此刻還沉浸在三天前森鷗外回蕩在耳邊的話語。

到底是選擇終結如今這片獨行了好幾年的黑暗,還是繼續投身于另一片與現在相比并不顯得明媚多少的黑暗,她的心中還沒得出一個準確的結論。

或許折原臨也曾經對她說過的話是對的,沒有人能永遠活成一座孤島。對于她來說,在無止境的黑夜里遨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這根孤獨浮萍永遠找不到可以依靠的存在。

“臨也。”

霜葉忽然偏頭看向了他,黑色眼睫的尾端恰在此時綴上了燈光的顏色,仿佛盛滿了天上搖搖欲墜的星芒。不由自主將視點落到那個地方的臨也,不禁也悄然放緩了呼吸,擔心會以凡人之姿驚擾到銀河的墜落。

然后他就聽見她清透的聲音傳到自己耳中。

“如果我也像電視里說的那樣被盜走了賬戶資金而身無分文了,你會養我嗎?”

臨也聞言,臉上反射性涌現的完美笑容似乎有些微微動搖,他與問出了這句話的少女互相對望,片刻后他徹底斂去了不正經的表情,復又無奈地皺眉苦笑,說出了一句話。

“你已經猜到了嗎?”

“……”霜葉微微一怔神,發出了迷惑的聲音:“嗯???”

臨也:“就是你的賬戶也不小心中招了的事情。”

霜葉:“………………”

啪嗒。

這是筷子掉落在桌面上的聲音。

與此同時,某片冰原破裂的聲音也緊接著傳來,圍繞在他們兩人之間的氣氛搖身一變,像是在孕育著一股能將海面上所有船只都掀飛的風暴。在店內伺機而動的賽門察覺到這邊的動靜,連忙從角落里出現,企圖擋在臨也的面前阻止她接下來的*屏蔽的關鍵字*。

“大佬,打架不好喔~冷靜,不要搞出臨也的人命。”

連站在料理臺前的白人主廚也緊握著菜刀蓄勢待發。

還什么都沒干的霜葉:“……”

她看起來就真有那么像是會當街取臨也狗命的人嗎?

……Fine,她也知道真的很像。

霜葉眸光冷冰冰地瞪著眼前為她送來噩耗的男人,用盡全力才克制住自己全身的殺氣不要外放。直到似乎感覺自己暫時沒有生命安危了,臨也才從賽門壯碩的身軀后冒出腦袋,妄圖替自己辯解幾句。

“不要這么看著我啦,就算是安全理財也是有風險的喔,你應該要有心理準備才是。”

“你以為我們人*屏蔽的關鍵字*察會相信你說的鬼話嗎?”霜葉神色不耐地將擋在前面的賽門推開,傾身一把掐住了眼前黑發青年的下巴,強迫他與自己對視。

“你最好想清楚了再開口跟我解釋。”

霜葉字正腔圓地吐露自己的威脅,直視著臨也的那雙凜冽銀眸在他眼眶左右逡巡,仿佛在考量著該以哪個角度揍下去才能打出一個跟旁邊完美對稱的熊貓眼。

“這回你要是‘哄’不好我,你可就完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50期 优优人体写真艺术 河南22选5开奖时间 山东时时网站 怎么下载六台宝典 极速时时网站 海口按摩多少钱 旧版千炮捕鱼 安徽时时十一选五结果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第53期资料 欢乐生肖注册 梭哈单机游戏 中国十大美女校花图片 幸运大转盘内容有哪些 重庆时时计划专家 新快赢481稳赚不赔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