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8. Chapter 8. 商議時間

有人踏上了她這座孤島。

當腦海清晰形成這個認知的那一刻,這座島嶼的時間便停止了流動。

海浪停止了搖擺,海鷗定格在了空中,連耳邊的風聲都靜止了,一切都像是屏幕前掉幀的定格畫面。

直到猩紅不祥的顏色再次覆蓋上了這片天空,那荒涼得仿若死物的景色落入眼中,才讓霜葉重新涌現出了短暫的意識,去回想起曾經被徹底塵封在箱子里的過去。

上一次被人觸碰到身體還是五歲在孤兒院,被院長掐住后頸強行按在地板,企圖拿鐵錘將釘子鑿進自己手背的時候。

自己當時犯過什么錯已經不記得了,又或許是連犯錯的原因都是憑空捏造的,只為了滿足大人*屏蔽的關鍵字*的私欲。

唯一記得的只有當時對還只是孩童的她來說異常冰冷的地板,與鼻端聞到的那股遍布污垢的地板所散發出來的厚重而腐朽的味道。那些污垢是長年累月沒有被清洗干凈的血跡造成的,每當聯想到那塊血跡上面經歷過怎樣殘忍的刑罰,就有了催人作嘔的欲望。

不過最后霜葉的手背當然沒有被鑿穿,因為,她就是在那時覺醒了異能的。

不然這么一釘子下去,她的手可就廢了,也輪不到她現在在*屏蔽的關鍵字*界里當一介大佬。

覺醒異能之后度過的日子其實也不算美妙,發覺她身上尚存利用的價值,院長便將她賣給了專門以培養殺戮工具為名的機構。

在機構里生存的日子是深灰色的。

除了基本的格斗技巧課程,還有專門針對異能展開的研究課題。

為了檢測她的異能強度,霜葉曾被訓練官從3千米的高空扔下,或是連氧氣瓶都不給就丟進了深海里,甚至讓她單獨抱著*屏蔽的關鍵字*在房間內承受不斷增加炸.藥量的*屏蔽的關鍵字*沖擊。

同期的伙伴罵她是一條無可救藥的聽話的狗,明明沒人能殺得死她,還這么安分守己地接受了這么多年的訓練安排,每天對著訓練官搖尾乞憐。

從這里就可以看出,她和同期接受訓練的伙伴關系并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差。

畢竟大家都在痛苦的地獄中煎熬,唯有她因為有一個好用的異能就免受了這一切。

一旦心里產生了那么一絲不平衡,這點陰暗與偏激很快就會在負面情緒中被無限放大,像病毒般的傳染,直至吞沒自己保持常人良知的情感理智。

雖然霜葉也對這幫排擠和冷暴力她的伙伴沒什么好感,但不得不說,他們有句話說得很對。

在那里,沒人能穿透她的保護性異能,觸碰她,殺死她。

棲身在她的空間里,她就是無敵的。

只花了一個晚上,霜葉就順利將整個機構團滅了,這都得感謝她是個天賦異稟的*屏蔽的關鍵字*工具。

和約定老死不相往來的同期生們分道揚鑣以后的日子也很明了,她過上了以接受他人委托殺取特定對象的性命來獲取金錢報酬的生活,像是街巷里一只沾滿泥濘的野犬,在黑暗中摸爬滾打活到了現在。

霜葉原本以為自己會就這么維持現狀到最后,但沒想到現在卻被一個意想不到的男人打破了。

腦袋里警鐘大作,整片顛倒的視野充斥著詭異交錯的紅白,待霜葉反應過來,她已經反剪了黑發少年的手臂,毫不留情地將他給深深砸進了地面。期間有輕微的骨頭錯位聲從對方身上傳來,大概是手臂脫臼了吧。

“真……痛啊……”太宰不經意間發出了像是受傷了的小動物般的呻.吟。也只有這種情況下才能清楚地認知到,在她面前的是個十六歲的少年,而不是一個失去了靈魂的、僅具備基本行動能力的人類軀殼。

換作平時的霜葉或許還會對他這樣的帥哥憐香惜玉,但原諒她現在提不起半分這樣的閑心。因為異能的保護機制被忽然解除,霜葉的舉動無形透露出細微的緊繃,倒映著他的銀色眼眸如同海面上起伏的潮汐,閃爍著些許驚疑不定的粼光。

而被她壓制在地面喊痛的少年卻很平靜,從砂礫堆中露出的那半張側臉擺出的是無所謂的表情,仿佛那根被弄斷的手臂是他人的東西,而他的靈魂與感知早已脫離了這具身體。

他從凌亂黑發下露出的那只鳶色眼睛正安靜地注視著霜葉,像是從她的身上察覺到了什么秘密,忽而悶悶地笑了出來。

“難道說,我是第一個榮幸觸碰到你的人嗎?”

“你……”霜葉的眼眸中劃過一抹不悅的波動,正開口對他說些什么,空中忽然傳來一道迅疾槍聲。

‘砰’的一聲,沒入了被分散了注意力的霜葉肩頭。

一瞬間,藏于她體內的血色玫瑰便于槍傷里飛濺出紛揚的花瓣,灑落在即將黎明的夜空里。

霜葉的臉色頓時因失血和痛楚而蒼白了幾分,她連忙捂住肩頭,向旁邊就地一滾遠離了太宰的方向。幾乎是她后腳跟剛離開對方十厘米遠的時候,前赴后繼的彈雨就對準了她激射過來。

被*屏蔽的關鍵字*轟擊得粉碎的地面發出了慘痛的悲鳴,從泥土地上濺起的灰塵飄蕩得到處都是,處在那么可怖的彈雨中心,恐怕沒有一個正常人有信心說自己能夠存活下來。

但霜葉卻是那萬中存一的例外。

“你的異能力,能夠‘消除’其它異能?”霜葉冷淡的聲音從煙霧里傳來。

由于接收到某人的指示,槍聲驟然停息了。

“是哦,我的異能力【人間失格】,可以令我身體觸碰到的一切異能無效化。”

示意部下們停止攻擊的太宰搖搖晃晃地從地面站起,用另一只完好的手將不小心跌落在地面上的發信器放回西裝口袋后,他便抬眼觀察那道重歸霜葉身上,擴散至距離體表半米左右,不斷流轉著扭曲光輝的異能屏障。

“而覆蓋在你身體表面上的,是能夠抵御任何物理性傷害的異能么?”太宰仿佛只是在單純地表述出了自己的疑問。

“雖然沒有一定要回答你的義務,但我還是要更正一下,我的異能力【孤島】并不是‘抵御’,而是‘隔絕’。”

霜葉的音調平坦得猶如一條直線,足以看出她此刻的心情有多么惡劣。

“具體來說,我的異能所展開的亞空間是從通常空間里隔離出來的異空間,可以隔絕一切不被允許進入的物體、毒素、沖擊,甚至光線,而不僅限于普通的物理性攻擊。”

聽到這句話,太宰神情一愣,不由被牽扯到了過去某個遙遠的時光長河,但很快,霜葉接下來的話就令他不得不將意識快速回籠了。

“那么關于異能的解釋說明就到此結束了,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剛剛其實一直都是在‘拖延時間’對嗎?目的只是為了將我拖到你的部下支援趕到的那一刻。”

這是一道送命題。

有種只要太宰回答是,下一秒就立馬要讓他尸首分離的感覺。

“怎么會,我只是想跟自己一見鐘情的女性多說幾句話而已啊。”太宰擺弄著十分坦蕩無辜的表情,只是當他望見仍然一臉無動于衷的霜葉時,眉間又不由得染上無奈:“但小姐你大概不會相信吧。”

“是的,你的美色已經對我沒用了。”霜葉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從她袖口滑出鋼琴線的動作怎么看都透出一股自暴自棄般的味道,“反正我看今晚也是不可能回去睡的了,準備好遺言吧,站在這里的人我一個都不打算放過。”

這句沾染著冰涼殺意的話剛一脫口,包圍在附近的黑西裝頓時控制不住條件反射地抬起了槍口,只要食指微彎,一陣槍林彈雨立馬就會重新奔襲而來。

然而直面威脅最近的太宰眼中卻沒有絲毫恐懼,他抱著軟綿綿垂掛在身側的手臂,臉上盡是充滿期待的恍惚神色,只見他抬頭望向天空,聲音輕緩得仿佛即將消散在空氣的泡沫。

“遺言嗎……希望死前不會太痛呢。”

“如你所愿。”

霜葉的語氣是面對將死之人的淡漠。

她前腳剛踏出半步,周圍的黑衣部下紛紛像是受到驚嚇刺激的草食動物般做出了應激反應,區別只在于懂得趨利避害的動物們懂得在面臨天敵時選擇逃跑,而作為人類的他們卻會站在原地負隅頑抗到最后一刻。

前方的金屬彈殼不要錢似的散落在地,一連串*屏蔽的關鍵字*從冒著硝煙的槍口中射出,瘋狂轟擊著企圖朝太宰走近的少女,卻被環繞在她前方的一層透明漣漪所吞沒,然后喪失所有機能掉落在她的腳邊。

在*屏蔽的關鍵字*所演奏出的戰場交響樂中,太宰仿佛站在了偌大的舞池中央,笑容款款地凝望著他邀舞的對象一步步向自己走來。

他很清楚少女手中握著的是死神的漆黑鐮刀,卻依舊一動不動,那副引頸就戮的虔誠姿態,宛如面對的是唯一能為茍活在世間的他,帶來尋求已久的安息的使者。

從霜葉袖中滑出的銀光在暗夜中浮動,太宰在最后一次將眼前這位好心人的模樣烙入心底后,他便笑著閉上了雙眼。

“來吧,我已經等你很久了。”他輕聲說。

銀色的鋼琴線已經悄無聲息地吻上了他的脖子,然而就在銳利的琴弦邊緣即將割斷他的咽喉之時,忽然有人強勢地插入了這場對局。

“太宰——”

明顯屬于另一道少年的聲音如同雷霆一般響徹在這片空地,他迅速伸手抓住了太宰的后衣領拉離了鋼琴線的攻勢范圍,只是用拎著一只小雞般輕松的力量就將太宰整個人扔在了他的身后。

像條黑色破布般丟在安全距離的太宰一臉崩潰地從地面上爬起,終于在這時做出了符合他自身年齡才會出現的大喊大叫的行為。

“就差一點,明明就差一點我就能迎來我期盼已久的東西了,啊啊啊——這個世界上為什么會有中也這么討厭的蛞蝓啊!”

絲毫不被領情的中也額角立馬迸出青筋,忍不住抽神來和他隔空對罵:“哈啊?!你對特意趕來救你的人這是什么態度啊,你這條該死的青花魚!要不是BOSS的命令,我才不會來管你的死活啊!”

“我這回要詛咒你,從今往后中也你就算喝多少牛奶都不會再長高一厘米!”

“不許再給我下這么讓人惱火的詛咒,繃帶混蛋!!”

貿然接手這場戰斗的中也似乎因為想要快點結束現狀好去打爆太宰狗頭的緣故,攻勢逐漸變得凌厲起來,然而霜葉卻并非一個好解決的對手,來來往往的交擊使得戰況愈發膠著。

早在倉庫街里就跟她交過手的少年確實是近戰的強敵,哪怕胸口中過槍傷也完全不影響他的動作,連續揮下的拳雨和回旋踢快到好似一道黑色的旋風,接連不斷地攻往霜葉的身上。

雖然無法對她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但在這樣高強度的體力消耗之下,霜葉肩頭那道消逝過太多鮮血的傷口所傳來的痛感逐漸要讓她也有些力不從心了。

將異能的范圍擴散至身體周圍一米左右,霜葉佇立在空間中心平復著喘息,忽然繞過中也的身影,凝眸望向遠處黑發少年所站的方向,朝他開口問道:“這也在你的算計范圍之內嗎?”

被她所質疑的太宰發出了委屈的辯解:“我不是,我沒有。”

他是真心想死的。

霜葉:“……”不是很相信這個一肚子黑泥的家伙。

中也見自己落到對面的任何攻擊都無法給她造成傷害,不禁也慢慢停下了手中的攻勢,轉頭看向太宰,將首領所下的命令轉交給他。

“喂太宰,我已經將事情的經過匯報過了,BOSS的意思是,這份‘禮物’交給你全權處理。”

“禮物嗎……”太宰像是在咀嚼著一個值得玩味的字眼,微笑中并沒有發生什么太大的變化,仿佛對此早有預料。

“其實我覺得我們兩邊最好都不要再對對方出手比較好哦,這是我在基于‘及時止損’的考量下給出的建議。”

霜葉聞言看向說話的黑發少年,沒什么表情地問了一句:“你是什么意思?”

“*屏蔽的關鍵字*小姐是個真正懂得如何更有效率地奪取對方性命的行家,如果你真的認真起來的話,哪怕有中也在場,包括我在內的其他人恐怕也很難活過今晚。”

太宰說著的同時,不由自主地抬步往霜葉的方向走去,然而在她隱隱抗拒的態度之下,還是苦笑著主動讓自己的腳步停在了雙方都感覺合適的一段距離。

“而你如果真的打算這么做的話,就會迎來港口Mafia無休無止的報復。我覺得我們之間還沒到那樣的地步。”

“所以呢?”

“所以我認為,應該還有更好的解決方法。”

太宰漫不經心地笑著,從那片死海般的寂靜眼眸中涌出了濃稠的黑暗,只要短暫地覷了一眼,仿佛就能看見那片代表著世間陰暗本身的血海里沉沒的尸骨。

“港口Mafia的規定是‘遭受襲擊必要百倍奉還’。既然有人能不惜花大價錢雇*屏蔽的關鍵字*解決我們這名港黑的叛徒,我們當然也能用同樣的方法買下他的命。”

霜葉:“我不會說出雇主的信息。”

這是混這一行都懂的基本原則,越是厲害報酬越高的*屏蔽的關鍵字*,就越不會愚蠢到打破這一規矩。

“啊,關于這個,我其實已經大概知道是誰了。”太宰單手插著外套口袋,以一副輕松的語氣說道:“我不會做任何讓小姐你為難的事,唯一希望能夠得到的回應,只有你的一個點頭而已。”

“這對你們來說并沒有任何好處吧?”霜葉瞥了他一眼,試圖從他滴水不漏的表情中察覺到其中設伏的陷阱或是欺瞞,但對方卻自然地任由她打量,還說出了讓她也覺得意料之外的話語。

“當然有了。”

太宰緩緩笑開了,蒼白嘴唇揚開的弧度很淺,卻散發著能讓人心甘情愿陪同他墜入深海的柔情。

“這能讓我在今夜以后,再見你一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重庆时时开奖视 北京快三和值基本走势图 买竞彩足球害人不浅 我玩澳门五分彩 北京赛pk10官网地址 天津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表 快乐12历史结果 上海时时开奖买单双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2012伦敦奥运会排球冠军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 安徽时时走势 一肖中特期期准中网 赛车pk拾买法技巧 凯利指数 90后美女裸体写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