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3. Chapter 3. 火鍋時間

當晚,坐標位于新宿的某間高級公寓里。

面容清秀的黑發青年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瞰著腳下車水馬龍的喧嘩景象。

“你居然也會主動替人結賬,這可真難得啊~”

他面向著窗外語氣明快地說道,以沉沉夜幕為背景的玻璃窗反射出他修長的倒影,同時也映照出了此時此刻正在他的背后擺弄著碗筷與蘸碟的少女。

“難得遇上了以前認識的人,一杯咖啡的錢我還是請得起的。”霜葉低頭專心致志地調著蘸料,語調并沒什么起伏地回應道。

察覺到霜葉的語氣有些不對勁,擁有著柔順黑色短發的青年回身看向了她。

“去了橫濱一趟,你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喔?”

他像是說著玩笑話一樣,那薄涼的雙唇懸掛著似笑非笑的弧度,乍一眼看似溫和而無害,然而只有熟識他的人才會知道,那副虛假的表象底下隱藏著怎樣的搞事精神。

說起來,他明明跟作之助同樣是21歲,但這家伙從眉清目秀的外表到平時會踮著腳走路的習慣看來,卻完全無法通過這些特征判斷出具體的真實年齡,給人的感覺總要更年輕一些。

估計三歲不能再多了。

暗自腹誹著對方的霜葉面無表情地在小碗里打了個生雞蛋后,有些機械地從嘴里往外蹦著她在咖啡館里發生的悲劇往事:

“那是因為,我原以為我這趟遇到了這個世上獨一無二的伙伴,順利的話還能得到攜手一生的結婚對象,這兩份喜悅相互重疊,雙重的喜悅又會帶來更多更多的喜悅,原本應該是這樣才對的,但是最后關頭人家卻告訴我他已經有了五個孩子了,這就是所謂‘委婉的拒絕’吧……啊,臨也,過來開飯。”

見火鍋里的湯汁已經燒開,霜葉便將人喊了過來。

她口中的‘臨也’叫的正是她面前這位黑發青年。

實際上他是一名以新宿為根據地的情報販子,也是霜葉目前擺在明面身份上的監護人兼理財師,以及現今唯一能在市面渠道上以工作為由聯系上她這名自由殺手的線人。

自從在池袋一角與他有過了交集以后,霜葉和這個男人的關系從此就猶如錯綜復雜的線團,千絲萬縷般糾纏到了一起。她曾經也想過,或許這一切都是對方背地里一手促成的,但對于現在的霜葉來說,其實并不是什么特別值得介懷的事。

只要維持現狀就很好了,比沒有經歷過任何好事的過往要好一百倍了。

至于折原臨也方才為什么會專門提出她主動請客這件事的原因,霜葉自己也很清楚。相處了那么長一段時間了,他們兩人都有著一個非常清晰的共識——

那就是荻原霜葉作為一個殺手的同時,她莫得感情,更莫得錢。

也許是由于她天生點滿了‘擋災’的技能,以致‘破財’這一點就徹底貫穿了她的人生,哪怕霜葉的報酬金額高到讓同行眼紅的程度,但只要她的身上存在現金之類的東西,就會遭遇不可抗力的丟失、敲詐,以及碰瓷。

甚至租貸的房子偶然還會趁她不在的時候慘遭小偷入室盜竊,或者被人為報復性的炸掉,為此又需要進行賠償。順帶一提,之前之所以下雨天也不愿意搭計程車回去,一是因為太貴了,再者就是上一次被司機故意繞遠路訛了幾萬日元,給她當時幼小的心靈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心理陰影。

縱觀霜葉的前半生,盡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之事。

不過現在的霜葉已經找到了應對的辦法,那就是出門從不帶錢包,有事刷臨也給她的信用卡。

只要花的不是她的錢,那仿佛被窮神詛咒過的低迷財運就可以當做什么都沒發生。

當然她早就將自己的工作報酬轉給了臨也處理與運轉,這也是他理財規劃工作的一部分。折原臨也這個人雖然身上完全沒有優點,但頭腦是真的靈活。如果他想要的話,估計被寫進刑法里的賺錢方式都能真的被他搞到吧。

除此之外,若是非要霜葉再找出這人有什么優點的話,大概只有他那張可以用來看著下飯的臉了。

今天也是合理運用他那張帥臉的一天。

被霜葉叫來就座的折原臨也那身黑色的毛領外套被他放置在辦公椅的扶手,此刻身上只穿著一件單薄長袖的青年渾身透露出一股纖細的骨感,純黑的V字領與鎖骨之間的膚色.界限涇渭分明,互相沖撞出一縷性感的氣息。

臨也坐在矮桌前漫不經心地支著下頷,右手玩鬧似的拿起一根筷子敲著碗沿,在這陣清脆的敲擊聲中,他針對霜葉剛才說起的被人‘婉拒’的話題,稍微發表了自己不一樣的看法。

“說不定,對方的意思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樣哦。”

基于情報堆砌而成的信息網,與那雙善于洞悉人心的眼睛,折原臨也此人總是能夠站在脫離于人類立場的高度看透所謂的本質,只是因著某個不為人知的陰暗心思,他這句提示的話音輕飄飄地融入了眼前裊裊上升的水霧當中,變得更為不可捉摸。

‘要是一下子就打出了Happy Ending的話,那可就太沒有意思了。’

“嗯?”聽不懂對方在說什么鬼話的霜葉,抬頭發出了一聲鼻音。

“沒什么~”臨也當然不會好心到提醒她第二遍,將體內那股翻涌出的惡意隱藏下去以后,他微微勾起了嘴角,將另一件事擺到臺面上來:“說起來,小霜葉,你真的決定要從來良退學了嗎?”

霜葉夾著筷子的手勢微不可察地發生了停頓,這一瞬間,周圍的空氣仿佛都因此停止了流轉。

“事到如今了你怎么還問這個……退學申請都交到校長辦公室里蓋章了吧?”

臨也好像絲毫沒有察覺這個話題的危險性,仍然悠悠哉哉地說道:“但怎么說也太可惜啦,畢竟那可是難得能讓小霜葉你像個普通的JK一樣體驗校園生活的學生身份啊——”

他的尾音拖曳得長長的,難免讓人感覺到一股刻意偽裝出來的、就像是真的在對此惋惜一樣的情緒。然而霜葉卻沒耐心奉陪他玩這樣彎彎繞繞的游戲,直接了當的就撕破了他這層惺惺作態的假象。

“我這么做,不是正合你意么?”

面對少女這句隱含諷刺的話語,臨也唇邊的笑容卻因而愈發加深了。

“當初一時興起提出讓我入學的人是你,在學生里引導輿論,讓惠里她們排擠我的人是你,這些還不算什么,當惠里被那個人渣老師逼到想跳樓的時候,在背后慫恿她找上‘I’的人,也是你吧?”

霜葉一臉冷淡地說出了真相。

這個故事其實很簡單,無非就是這個喜愛觀察人類的家伙某天心血來潮將她投放在了名為‘學校’的牢籠里,期待融入了正常人類社會的她,會為他帶來怎樣精彩的劇目罷了。

霜葉隨波逐流地應了他的意,帶著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加入了這場游戲。

只是她一早就知道了,她是不可能會親近任何人的。

待在自己的保護殼里,即使是‘冷暴力’也對她無可奈何,但是這個世界上卻有著數不盡的意外,猝不及防的到來。

如果說平凡的校園生活只是一出無聊至極的背景布,那之后發生的事,就是任何人都預料不到的轉折點。

哪怕是天真的未成年社會,周邊也潛伏了披著人皮的惡魔。

被籠罩在惡魔陰影里的、曾經接近過霜葉又離開的‘朋友’,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有人在她耳邊告訴了她一件事。

‘只要找那個人的話,就能讓你討厭的家伙消失哦。’

那個人就是‘I’。

這個簡單的英文字母即是Island的縮寫,代指著主人異能力名的同時,也作為在黑暗中活躍著的排行第一殺手的身份進行活動。

接過的委托從不失手,只有特殊渠道的人才關注得到他的行程。

讓每個被狩獵的目標聞風喪膽的‘I’,正是霜葉作為殺手的代號。

當霜葉接下了那個委托的瞬間,她作為‘學生’這個身份就死去了。

這種情況,主動將‘I’透露出去的始作俑者,估計心里比誰都還要清楚吧。

“真不愧是你呀。”臨也就像聽見了一段精彩絕倫的推理表演一樣,愉快地鼓起了手掌。

而霜葉卻跟看見了一個作死的傻瓜似的,無奈地搖了搖頭。

“臨也,我可不是你那些狂熱的信徒,你這么作,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伴隨她這句話說出,原本圍繞兩人之間溫馨的氛圍頃刻全無。

火鍋內的牛蒡、豆腐、香菇與茼蒿在高湯里被燉煮得起起伏伏,來自食材的美味與湯汁融為一體,醞釀出鮮美的氣泡于空中破裂,不斷往外飄散著誘人的香氣。

但此刻兩人誰都沒有看它一眼。

霜葉安靜地與隔著火鍋相對而坐的他對視,平靜的眸底好似積攢著一層化不開的冰霜,無言透露出隱約的寒氣。

她這句話并不是危言聳聽,他應該很清楚,她實際上是個多么危險的人物。私自將她豢養在身邊,那么就要有遲早都會遭受到反噬的覺悟。

然而折原臨也在沉默以對了幾秒后,卻忽然捧著肚子爆發出了一陣笑聲:“哈哈哈哈……”

霜葉:“……”

這人怕不是個傻子吧。

笑夠了的黑發青年單手蓋臉,從指縫里露出的黑色眼睛直直地望向她,信誓旦旦地說出了一句話:“不,你不會的。”

“當初你為什么從‘Murder Inc’離開的原因你我都心知肚明,小霜葉,你不是會隨意對‘普通人’出手的人。”

聽見這番話的霜葉定定地凝視了他一會,半晌后才撇了撇嘴發表了意見:“……哼,你就仗著我的寵愛有恃無恐吧。”

看在臨也主動為她交學費,她也沒有什么實際上的損失,而且還多了單生意的份上,就原諒他偶爾皮一下好了。

不過說不定這一點其實也在對方的算計當中,畢竟他雖然喜歡搞事,實則卻是個相當會明哲保身的人啊。

空氣重歸流動。

霜葉拿起勺子將火鍋里雪白的豆腐舀進碗里,吹涼后再吃進嘴中,豆腐嫩滑的口感挾裹著高湯的濃郁,還帶著點白蘿卜清甜的味道。

臨也單手托腮,看著她的動作不為所動,幾分鐘后,他忽然發出了聲音:“說來很奇怪吧,明明作為殺手,卻擁有著多余的道德感。”

霜葉沒理他,他卻繼續說道:“四年前也是,因為不想再接那種人渣委托的任務,而從那個公司里離開了吧。真是可笑啊,跟蹤狂求而不得,就想要毀滅眼前的一切,對那幸福的一家四口來說,根本就是無妄之災啊。有時候人類所謂的‘愛’,竟然讓我也感到了嘆為觀止的程度。”

即使霜葉不說話,臨也卻仍然能在這一個人的大舞臺上樂此不彼的發表演講。

“這種人也許已經被陰暗圈養成沒有理智的‘怪物’了,而原本更應該成為‘怪物’的沾染鮮血的殺手,沒想到卻比這類人更有人性光輝……”

“我沒你說的‘這么好’。”霜葉忽然出言打斷了他。

證據就是,四年前那場任務,她依然完成了它。

然而眼前的人的語氣卻更加溫柔了,像是鳥類輕盈的羽毛,不忍心驚擾一顆破碎的心:“毫無疑問,你就是存在著善良,原因就是——你會感到痛苦吧。”

只是這滴痛苦匯入了同一根源的滄海,撼動不了悲哀而孤寂的靈魂。

“這就是人類的有趣之處,復雜、糾結,而又美妙,正是因為你這種矛盾的特質,才是我為你深深著迷的地方——”

臨也看著她,緩緩地說道:“我愛著你哦,小霜葉。”

這個男人坦然地向她訴說著愛情的私語,然而霜葉卻很明白,如果他真的有愛人的一天,也只是在隔著她向人類求愛。

這份七十億分之一的愛,她內心毫無波動。

“哦。”霜葉相當冷靜地作出了回應。

對于她這幅表現,臨也的表情露出了些許不滿。

于是霜葉只好夾起一塊燙熟的雪花牛肉,放到唇邊吹了吹,蘸上雞蛋液與蘸料塞到他的嘴里,迅速轉移了對方的注意力:“味道怎么樣?”

“……唔,還不錯。”享受著喂食服務的臨也瞇起了雙眼。

其實何止不錯,是相當好吃了。

切成薄片的牛肉浸滿了鮮美的湯汁,從唇齒間四溢,潤滑的蛋液也起到了緩沖的作用,讓剛燙熟的肉片恰好處于適宜入口的溫度,那股醇厚的滋味澆灌在味蕾上,帶著融入了砂糖的醬油味淋芝麻醬,以緩慢的速度在舌尖展開……

“或許‘黑色’那一方會更適合你呢。”品味著食物的同時,臨也含糊不清地說道。

陰影站在光明中只會更加醒目與格格不入,只有同源的黑暗才能吞噬黑暗。

“有一句詩是這么說的吧……‘沒有人會是一座孤島’,小霜葉,你注定無法將自己隔離在‘人類’這片海洋之上的哦。”

沒辦法好好吃飯的霜葉有些無語了,不禁抬頭望向了他,發出抗議:“臨也,有沒有人說過,你的話真的很多。”

“哎呀,真過分啊小霜葉~居然嫌我話多了嗎?”他以略顯輕浮的態度說道。

“是的,會讓人很想將你的嘴巴堵住。”

“用什么堵住?”

霜葉往前探出了手臂,帶著隔絕層的指尖輕點在了他的唇上。

“用跟你這里一樣的東西。”

臨也聞言發出了一陣意味不明的低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WIN0168比分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 今天福彩历史开奖 创富高手心论坛 上海时时0 游戏大全免费下载 台湾美女街拍 竞彩足球专家预测 四川时时走势图号码 2009年的3d带线走势图 快乐十分中5个号码 安徽时时qq群 yy游戏大厅通比牛牛 河南福彩22选五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赌场骰子 快乐十二复式投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