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穿回來第十五天

第十五章

賀千閔見他不說話,也抿著嘴與他對視。

若是平時被別人這樣打量,他早就不高興了,可一向脾氣壞的賀小少爺這次卻難得沒有發脾氣,甚至不知道為什么,他看見眼前這人就忍不住想要親近他聽他的話。

兩人沉默對視著,空氣流動都仿佛慢了不少。

直到醫生換了個姿勢給賀千閔上藥,細碎的動靜打破現有安靜,江臣才回了神。

他眼睫半垂,斂下眼底的復雜:“你父親是賀言風?”

賀千閔一愣,圓潤的眼睜微睜,顯出了幾分符合年紀的少年稚氣,幾秒后,他狐疑地看著江臣,然后點了下頭:“你怎么知道?”

江臣淡淡道:“之前在報紙上見過。”

“哦。”賀千閔沒有懷疑。

確定了他的身份,江臣心情有些復雜,雖然從看到那本書開始,他就已經做好了與賀家人見面的準備,可在他的計劃里,與賀家人相遇是很久之后的事情,現在猝不及防之下,突然見到可能與自己血脈相連的親弟弟,這種感覺很難形容。

而且,在得知這個真相之后,江臣才后知后覺地察覺到,之前在巷外,視線穿過昏暗的老胡同,擰著一股倔勁兒掄拳頭揍人的少年撞入眼簾時,他對他的感覺就和其他人不一樣,所以才會親自下場幫他打架。

見江臣一直不說話,而是垂著眼若有所思,賀千閔低咳一聲:“你、哥,你叫什么名字?”

江臣一怔,倏地抬眸。

賀千閔目光飄忽,對上江臣視線時立刻紅了耳根,提高了音量道:“可不是我想要叫你哥啊,我這是禮貌!你一看就比我老多了,尊老愛幼我才怎么叫你的!”

欲蓋彌彰的模樣,像是被踩了尾巴。

賀千閔別扭的模樣,反而沖淡了江臣心底的怪異和震驚。

他輕笑一聲,拍了拍他腦袋道:“很好,有禮貌。”

賀千閔瞪著眼想躲,可身體卻僵硬著不聽使喚,任由腦袋上的手掌輕拍了幾下,色厲內荏:“別拍我腦袋!我當然有禮貌!”

江臣以為他不喜歡別人碰他腦袋,也有些奇怪自己竟然如此隨意地就對才第一次見面的人做了這樣親密的動作,從善如流地收回手,順帶道歉:“對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歡別人摸你腦袋。”

賀千閔一僵,抬眼偷看江臣表情,見他沒生氣悄悄松了口氣,不情不愿地把腦袋往他那邊湊了湊,一副勉強的表情:“你摸吧,我雖然不喜歡,但誰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江臣失笑,看到已經從耳朵紅到脖子根,卻還是倔強裝酷的少年,心中一軟,順手揉了揉他的腦袋:“傷口疼不疼?”

賀千閔剛剛一退再退,這時候也硬氣不起來了,小聲道:“男子漢怕什么疼。”

他剛說完就立刻嘶了一聲,低頭就見醫生無辜的笑臉:“抱歉,手重了點。”

江臣看他疼得吸氣卻又極力忍住憋著怕丟臉的模樣,好笑又好氣:“知道疼以后就聰明點,人家四個人打你一個,你不會跑?”

“我才不疼!”賀千閔頂嘴:“而且如果不是他們今天早就踩好了點,故意在那里蹲我,還帶著東西在我背后偷襲,怎么可能打得過我,平時再來倆都不夠我打。”

江臣抱胸看他,并不責備也沒說話,賀千閔卻不知為何,心虛地低下了頭。

延續的沉默里,他低聲哼哼道:“我以后不會被人打了。”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覺得眼前的不是責備他和人打架,而是心疼他受了傷。

若是讓賀家人見到肯定是瞠目結舌,平時父母哥哥說一句都要頂十句的賀小少爺,竟然在剛認識的人面前服了軟,說完軟話還抬頭小心打量那人表情,委屈又忐忑的小表情可憐極了。

江臣不理他,只看著醫生給他上藥。

賀千閔身上的傷看著重,其實也都是些皮外傷,醫生將破了的地方給他消毒包扎之后,只叮囑了幾句就離開了。

出門前,他還笑著道:“要不是聽你們對話,我還以為你倆是親兄弟呢。”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江臣斂下眼底的復雜,賀千閔則抿緊了嘴。

幾秒后,江臣道:“走吧,我送你去車站,自己坐車回去。”

賀千閔乖乖站起來,亦步亦趨跟在他身后,乖巧得絲毫看不出半小時之前他還在巷子里掄拳頭打架。

走出巷子,江臣道:“以后機靈點,別和人家硬碰硬,這次有我幫你,下次難道白挨一頓打?”

賀千閔第一次回答得迅速又乖巧:“我知道了。”

江臣表情緩和些許,心底卻又覺得奇妙。

他本來不是喜歡多管閑事的人,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賀千閔可能是他親弟弟,所以面對他時總忍不住想要好好照顧他管好他,可見他耷拉著腦袋又忍不住心軟,非常陌生的感覺。

快要到車站時,賀千閔就開始磨蹭起來。

一會說口渴想喝水,一會說肚子疼要站一會,不論怎么著就是不肯往兩百米外的車站走。

江臣停下腳步,有些無奈又有些好笑:“你到底想做什么?”

俊秀的少年低著腦袋,一言不發,看著有幾分委屈。

他說:“我餓了。”

江臣一頓,嘆了口氣:“我只有十塊錢,要吃也只能吃街邊的快餐店。”

賀千閔驀地抬起腦袋,一雙眼睛亮晶晶地,明明開心卻又不想被人看出來,繃住表情道:“也行,我不嫌棄。”

“走吧。”

兩人在快餐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

賀千閔掃了眼菜單,點了個最便宜的蓋碼飯,還是小份。

江臣看他一眼,道:“你不是餓了嗎?”

說完,轉頭看向老板:“土豆絲蓋碼飯換成糖醋排骨,你吃糖醋排骨嗎?”

賀千閔愣了下,點頭,點完又搖頭:“我更喜歡吃土豆絲。”

江臣不看他,道:“換成糖醋排骨。”

老板離開,賀千閔抿著嘴道:“我不用吃糖醋排骨,我又不是小孩,小孩才愛吃那個。”

江臣挑眉:“我不是小孩也喜歡吃,而且你怎么不是小孩?”

“你也沒大我兩歲,我是小孩你不是也是小孩?”

江臣氣笑了,這小孩真是習慣性頂嘴,人家說什么他都能給你頂幾句。

快餐店的蓋碼飯一般都是炒好了碼子,客人要點的時候蓋上就行,所以上得很快,幾句話的功夫就擺在了賀千閔面前。

他抿著嘴,江臣不說話,他也不吃。

江臣發現他是真倔,心里嘆了口氣:“吃吧。”

賀千閔這才拿起筷子吃,大概是真的餓了,吃一塊排骨又就著裹了糖醋汁的飯扒幾口,沒多久一碗飯就吃光了。

江臣一直沒說話,等他吃完了才問:“你中午沒吃飯?”

賀千閔擦了嘴,不怎么在意道:“忘了。”

江臣皺眉:“吃飯也能忘?”

“在圖書館看書,忘記時間了。”

這個回答倒是讓江臣有些意外,賀千閔低著眼淡淡道:“這次月考成績太差,在家里看書不能集中注意力,所以就來了圖書館。”

江臣想了想,問:“你在哪上學?”

“承華。”

承華國際學校,是燕市唯一一所能能夠進入TOP1的私立中學,其華燕錄取率并不比燕市前幾的中學差,但生源大多輸送國外,進入藤校或世界前幾的大學。

在書里,賀千健從小學到高中,都是在承華。

江臣想了想,問:“你上初幾?”

“初三。”賀千閔抬眼看江臣,問:“哥,你在哪上學?高幾?叫什么?”

“我在一中,高二,叫我臣哥就行。”

賀千閔若有所思:“一中……”

“吃得差不多了就走吧。”江臣起身道:“早點回家,別讓你家里人擔心。”

賀千閔撇了下嘴,嘀咕道:“他們才不會擔心我。”

江臣聽到了,問:“什么意思?”

“沒什么。”賀千閔抿著嘴,也跟著站起來:“我家里沒人,都不在,我不想回去。”

江臣皺眉,他記得書里寫過,賀長風有三個孩子,除了賀千健外,還有一子一女,眼前的賀千閔應該就是其中的弟弟,那按理說他應該還有個妹妹,現在雖然是周末,但也不至于所有人都不在家獨獨留他一人吧。

賀千閔自己解釋道:“我爸媽還有妹妹他們都去爺爺家了,我要復習就沒去,他們得吃了晚飯才會回來。”

江臣皺起的眉舒展開,心底的疑惑卻沒有全部散去,不過他也沒再問,只是道:“那你繼續去圖書館學習吧,看完書早點回去,我下午還有事,不能陪著你。”

賀千閔眼底的光一點點黯了下去,半晌才不情不愿地點點頭。

等到了車站,公交車快來之前,他才又問:“我以后能去一中找你嗎?”

江臣腳步一頓,眸光微閃,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賀千閔這才高興起來,咧開嘴露出一口小白牙,這時候江臣才發現他笑起來有個單側的小梨窩,在左邊,和他一模一樣。

車來了,等車的人們陸續上車。

賀千閔一雙眼睛亮晶晶地揮手和他告別:“臣哥,再見!”

江臣視線落在他的梨渦上,頓了頓,才道:“再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竞彩8串1中932万交税吗 斗牛看四张牌抢庄辅助 时时彩计划 组选包胆投注技巧 北京pk10有官网吗 90比分网 旭彩快三的规律 欢乐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北京pk拾软件手机版 24小时娱乐在线 冰球 足彩怎么买中奖率高 买秒速时时的技巧 时时彩3把赢了200万 快乐十分计划软件手机版 北京pk10破解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