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落魄皇子俏女配(十三)

“你說什么?”

唐施此刻站在自己名義上的爹面前滿臉的驚訝,險些打碎了桌子上的碗碟。

老太傅好像一下子老了許多,但還是堅定的點點頭,重復了一遍:“沒錯,你沒有聽錯,你其實是當今圣上的兒子,是我女兒的孩子。”

老太傅是糾結了很久,才愿意說出來這些事情。

因為他發現唐施與公主之間的關系越來越親近,哪怕是他再古板也發現了兩人之間的不對勁,他不能讓兩人干出有悖倫理的事情。

所以他糾結了很久,最終還是決定說出來唐施真正的身份。

唐施此刻心里除了驚訝,還有一些說不出的隱秘的歡喜,這樣的話他沒有辦法和公主在一起,那么就不需要放開許芋涵的手了。

“你為什么之前不告訴我呢?”唐施心里還是有些不滿,畢竟好好的從一個皇子變成了一個老太傅的兒子,這落差的確是有些大了。

老太傅并沒有意識到自己親手養大的孩子的對自己的不滿,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解釋道:“你母親不愿意讓你卷進這些紛爭里。”

唐施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后回復:“我知道了…”唐施本來想稱一聲父親,但是卻猶豫了一下,含糊了過去,接著說道,“我并沒有對公主產生那樣的心思,只不過是出于對一種兄妹之間的愛護而已。”

“你心里有數就好了。”老太傅老了,不愿意摻和這些事情,讓唐施自行退下之后便休息了。

————————

顧念西覺得很不對勁。

更準確一點來說,是唐施對他的態度很不對勁。前兩天唐施對自己的態度雖然好一些,但遠不及今天這種程度。

就好像是打破了什么枷鎖,無顧慮了一般。

顧念西思索了一下,有些猶豫的開口詢問:“唐哥哥,你最近是怎么了,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你這樣可不行啊,你這樣我還怎么長劇情完成度呀!

唐施好像有些寵溺的揉了揉顧念西的頭發,“只不過是知道了一些事情罷了。”

【我可以免費告訴你哦,宿主。】

【現在劇情已經走到了男主知道自己真正身世的程度了,可能是知道自己和公主已經沒戲了吧。】

所以和他對我的態度有什么關系?

顧念西覺得有些別扭的,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顛兒顛兒的跑到了程晨曦的身邊,有些疑惑:“五皇子為什么又沒有來呀?”

程晨曦也不知道,搖了搖頭,也有些擔憂。

在這個時候,小翠突然跑了過來,貼到顧念西的耳邊悄聲說:“娘娘想讓您過去一趟。”

顧念西了解了,就和陳晨曦說了一聲,便跟著小翠離開去找原主的姐姐去了。

最近聽小翠說了很多,知道自家姐姐在宮中過得非常的不好,多半是有些心煩意亂,想找姐妹談談心罷了。

結果到了之后顧念西才知道原主姐姐的真實意圖。

這位高高在上的娘娘讓所有仆人都退下去之后,眼睛里帶著憂傷:“芋涵,姐姐今天要和你說一件事情。”連本宮都沒有稱,可見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顧念西點頭示意讓她繼續說下去。

“我……我有喜了,”許娘娘頓了頓繼續說道,“但是我現在并不敢聲張,你是知道我如今的處境的,我希望你能……你能和徐大夫討一些藥讓我安胎。”

不就是這么一件事情嗎,原主姐姐為什么這么糾結的樣子?

系統姍姍來遲的補充:【這個徐大夫和原主姐姐進攻之前有一腿。】

徐大夫的頭上仿佛是長了草原。

真的是好慘一男的。不但是頭頂發綠,而且還要給綠他的人準備安胎藥。

顧念西答應了下來。

許娘娘見顧念西答應了下來之后,就讓他出去找小翠引他離開,呆久了之后恐多生事端,但是奇怪的是,小翠出去之后,并沒有見到小翠在外面等候。

顧念西本來是以為她可能是在這最近等待吧,結果轉了兩圈之后還是沒能找到小翠,反而還在這偌大的皇宮里迷了路,這就有些危險了,顧念西心里有些焦灼。

顧念西聽到旁邊似乎有些聲音。

本來顧念西是準備攔下一個小宮女讓他帶著他回到原地的,結果他循著聲音過去之后,卻看到了讓他有些震驚的一幕。

居然是沒有去上習課的五皇子。

“你懂我在說些什么嗎?”五皇子的語氣冷冷的,像是浸過寒冰。

原本一直在五皇子面前耀武揚威的小太監,此刻卻表現的像個受了驚的鵪鶉一樣,戰戰兢兢的,哆嗦著回答:“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小太監不停的在磕著頭,像是在懇求原諒。

嗯……這幾天顧念西因為積分告罄的原因,對于五皇子狀況的關注少了一些,現在卻看見了讓他大跌眼鏡的一幕。

傳說中的小可憐兒呢?原來五皇子崛起的居然那么快嗎?簡直一點征兆都沒有呀。

五皇子擺了擺手,然后小太監便像得到了什么赦免一樣,趕緊跑開了。

顧念西本來也想遠離這個是非之地,結果在走的時候回頭一看,居然剛好看到了五皇子倒下的一幕。

“你怎么了?”等顧念西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早就身體,先一步跑過去,蹲到了五皇子的旁邊。

五皇子很明顯將陷入昏迷狀態,整個人顯得有些迷茫,可憐巴巴的:“你怎么在這里?”

“我過來和我姐姐談一談心。”顧念西如實回答,反正這個原因也沒有騙人的必要,“你……我把你帶哪兒去呀?”

顧念西試探著繼續說:“要不你告訴我你的院子在哪里,我把你送回去?”

卻沒有想到五皇子掙扎著搖頭,表現的非常的抗拒,“你幫我扶到旁邊就好了。”

顧念西稍微想一下就明白了,誰愿意回去那母夜叉在的院子呀。

“你在這里也不是辦法呀……”

“算了,你還是把我送回院子吧。”五皇子有些無奈,又剛好想到今天那個女人,好像不知道因為什么事情,一直都沒有回來,也就沒有什么大事了。

顧念西任勞任怨的扶著五皇子。

“你…你不在意男女有別嗎?”

五皇子突然想起來有些慌張的,拉開兩人的距離,差點再一次的撲到了地上,幸好顧念西眼疾手快的給拉住了。

“你才多大一點兒啊,還搞這個?”再說了,我一個男的的確是不在意這個東西。

五皇子向來是小心翼翼,不讓自己的情緒外露,此刻臉上卻帶了難有的羞澀:“男女九歲不同席。”

顧念西現在算是服了,這兒現在就他們兩個人,誰會在意這種事情啊。

沒想到后面總是放浪形骸的五皇子在這個時候居然那么靦腆。

不過現在重要的事情并不是這個,反正自己的力氣比這個小崽子要大得多,顧念西就強硬的直接把人給摟在了懷里,半拉半拖的往五皇子指的方向走。

不是他說,這個地方是真有夠荒僻的。

不愧是冷宮所屬的區域,路過的人真的是少的可憐,要不然顧念西也不會迷路迷那么長時間了。

“不是,我說你的身子骨真是有夠弱的呀,三天兩頭的就生病。”顧念西覺得兩人的之間的氣氛好像有點兒別扭,主動開口打破了僵局。

五皇子現在屬于進氣多,出氣少的狀態:“唔。”

算了,看人家小崽子這樣,他也不好意思再說些什么,還是讓人家好好休息休息吧。

又走了兩步之后,在五皇子迷糊的指引下,可算是到了那個荒僻的院子。

冷宮的院子的確是冷宮的院子。

和繁華地段的皇宮完全就像是兩個世界的,這個冷宮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春秋,外墻皮脫落的不行,一塊一塊兒的,像是被打的一塊塊的補丁。

墻根上長滿了雜草,有些還倔強的開了一朵朵黃色的小花,荒蕪的不行,打開門之后帶有一種腐朽的灰塵氣息。

說實話,在這個地方住久了,真的很容易心理變態,顧念西非常客觀的評價。

系統不以為意:【環境那是客觀的,重要的那是主觀因素。你沒學過嗎?】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這是五皇子自己的原因嘍?

【我可沒這么說。】

系統矢口否認。

顧念西走著走著突然感覺五皇子好像僵硬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覺,便開口詢問:“怎么了你?”

五皇子有點凌亂,如果沒有感覺錯的話,他剛才是不是一不小心碰到了許芋涵的胸部,但是……為什么會那么平啊?

真的,平的有點過分了。

顧念西看著五皇子望著他的眼神不對勁,在心里偷偷的問系統原因。

系統仍然不改以前幸災樂禍的腔調:【當然是發現你個大美女一馬平川嘍。】

窒息。

你說我這次回去塞上個蘋果還來得及嗎?

【你剛才把你們玩蹴鞠的那個球賽里面算了。】

五皇子眼神成迷的看著顧念西突然變得有些悲憤的神情。

因為有一個精神狀況那么不正常的后娘養著,所以五皇子對于精神方面的狀況要比常人多上一些。

這個許芋涵會不會是精神方面有點不正常?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21点棋牌游戏平台 欢乐生肖彩票平台 香港跑马彩票2分钟钟计划 有没有稳赚的网赌计划 1 3 8 24 72 216倍投图 河北时时平台 电子游戏娱乐 9号娱乐注册 带你玩重庆时时彩的人 广东11选5怎么计算任8 北京老时时 开户送38体验金不限id的平台 重庆时时龙虎怎么加盟 加拿大28计划软件 11选5前三胆拖投注表 拉莫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