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040、閑言

云熙聽到不用與陳鈺同桌吃飯,松了口氣,覺得飯菜都香了許多。

得知陳鈺就在客棧的雅間,似乎有喝酒,她還特意讓客棧記得煮醒酒湯。

待醒酒湯端到雅間,伙計說了是云熙讓準備的,陳鈺有些意外。雖然他并未喝多少酒,不至于就醉了,還是把醒酒湯給吃了。

這醒酒湯卻是魚湯,味道也意外地不錯。

待吃過飯,陳鈺還有事,讓崔大與云熙說了一聲,沒在客棧多停留,而是回到了船上。

徐參將送上了云熙今日遇到的兩個少年的相關稟報,只是這兩個少年都出身大族,有些東西還沒查到。

陳鈺看過后作了安排,讓徐參將一行人護衛好云熙的安全,這才離開三竹縣,去忙別的事情。

到次日,烏云已經散去,天光雖然還不十分明朗,但看著已經不會下雨。

云熙想著還沒釣到能賺二千兩銀子的銀梭魚,而且在客棧也是閑著,就又出發去釣魚。

這次隨云熙過去釣魚的人更多了,除了因為陳鈺的吩咐,徐參將安排了更多的軍士護衛云熙之外,其余許多軍士以及客棧中和三竹縣的一些閑人都過來看云熙釣魚,一行人浩浩蕩蕩,看著像是要去干什么似的。

而徐參將今日仍有事,很遺憾地依舊沒能來看云熙釣魚。

到了江邊,云熙發現今日碼頭多了不少人,這些人見她過來了,頓時喧鬧起來。再聽他們的議論,云熙就知道多半也是看她釣魚來的。

而且前天云靈離開碼頭的時候,云熙用匪徒殺雞儆猴,特意送了云靈和王修遠,不少人見過了她,昨日已經有人將她認了出來。

到今日,她就是云三小姐的消息更是已經傳開。

這會不少人就在議論此事:“……不是說云三小姐落水昏迷病了嗎?前天聽說還咳得厲害,這可不像是病了的樣子,聽說昨日還將人踹江里去了,之前原來都是裝的?”

“不是請了大夫嗎?而且那些人聽風就是雨的,咳嗽一聲就能給傳出個肺癆來……”

“呸呸呸!凈說胡話,仔細被踹江里去。”

“我倒覺得云三小姐不像是真病了。”

“怎么,還盼著人家病了不成?怎么就不見得別人好呢!”

“我不是這個意思。”

“而且人家也沒說病得多重呀,這不都是旁人傳的嗎?到這會病好了也正常。人家落水昏迷總不假吧?被打發回瑯玕也是真的吧?不然人怎么到這來了?就憑這一點,云家二房就不像話!”

“云老太君也是個糊涂的。”

“這些是別人家的家事,外人也管不著。我就是過來看看,云三小姐今日能不能釣到二斤的銀梭魚的。”

“這么巧,我也是。”

“我聽說昨日還有個說云三小姐能釣到好魚,他就吞魚鉤的。結果人家云三小姐慈悲心腸,釣上魚來了也沒讓他吞魚鉤。聽說這幾日左鄰右舍都盯著他,看他有沒有出門呢!”

“就算云三小姐讓他出門,他也沒那個臉出門吧!”

“我覺得,以云三小姐的運氣,今日肯定能釣到兩斤的銀梭魚。”

“這個不好說,時運可不會日日如此。”

……

還有賭坊開了盤口,賭云熙能不能釣到二斤以上的銀梭魚,正吆喝著問還有沒有人下注。

云熙才到江邊,已經聽了一耳朵的議論,覺得這會江邊的人還能釣得到魚,那運氣也是真的好——江里的魚竟然沒有被這樣的熱鬧驚走。

這些議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陳鈺安排了人有意引導,并沒有多少對她不利的言辭,大多數都是對她的同情與肯定。

云熙低頭笑了笑,沒放在心上,再往前走,就發現她昨日釣魚的地方竟然被人占了!

這地方昨日一眾釣魚的行家還說釣不上魚,因此沒人在這釣魚,這會小小的一段江岸,竟擠了幾個人!

就不怕釣線糾纏到一起,或是釣上來的魚甩到旁邊的人臉上嗎?

不過,這會這幾個人應該是聽到了云熙過來的消息,正急急忙忙收竿收拾東西,好像慢了就會被怎么樣似的。

估計是云熙昨日將人踹到江里去,給這些人留下的陰影。

云熙原本還想著,既然地方被占了,那就換一個地方就是了,沒想到這些人動作還挺利落,就是收竿時魚線不慎纏到了一起,那兩個人也沒起爭執,而是很干脆地雙雙剪斷了魚線,不到半刻鐘,那里已經撤離得干干凈凈,一片魚鱗也沒留下——

也有可能是這些人都還沒釣上魚來。

云熙卻不知道,昨日下午她沒有過來,就有大膽的人到這個位置釣魚了。

還因此有閑漢到客棧和陳鈺的船上找那些軍士打小報告。不過徐參將想著這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云熙又沒出門釣魚,那個位置有沒有人占了也不打緊,難道就因為她在那個地方釣過魚,就不許旁人在那里釣魚了?又或者難道一個下午,旁人就能把江里的魚都釣光了?因此就沒管,也沒有與云熙說。

但是也不知怎么回事,昨日下午壯著膽子占了這位置的人,一個下午竟還真釣上來一條桃花魚、幾條鱖魚!

就在這個之前被一眾釣魚的人認為是釣不到魚的地方!

這么一來,眾人不由得犯嘀咕了:之前也曾有過不懂的人在這釣過魚,也真從沒釣到過什么好魚啊!難道這云三小姐是什么神仙,她待過的地兒,就沾上了仙氣,就能讓人釣上魚來?

但不管神仙不神仙,仙氣不仙氣,這里是真的能釣上魚的。

一條桃花魚就是好幾兩銀子,沒有誰會和銀子過不去。

于是,自昨日下午占了這位置的人釣上桃花魚之后開始,就有其余幾人也往這里來了。

云熙下雨就不過來釣魚,旁人可是要維持生計的,而且有人就喜歡這“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的意境,因此昨日雖然下了小雨,江邊仍有不少人釣魚,這位置也擠了幾個釣魚的人。

而昨日這些人都沒有被趕走,到今早,就更多人早早就來搶占這個位置了。

不過,好幾個人擠到這小地方,不免會生出許多糾紛來,好好釣魚那是沒指望的,故而在云熙到來之前,這位置的幾個人還真都沒釣上魚來,還不時爭吵,若不是云熙這會子過來了,只怕都要打起來了。

云熙一看,既然位置都騰出來了,而旁邊別的地方也都有人占了,就沒換地方,徑直往那里走去。

這讓另外一些人有些遺憾。

這些人是信了云熙待過的地方運氣就特別好、能釣到好魚的,還想著請云熙到自己的位置去釣魚,讓那個位置沾沾光——他們都在這里釣慣了魚,有默認的釣魚的位置,云熙只是路過這里,又不會一直占著這位置,就算不能沾上什么運氣,也是結個善緣不是?

云熙自然不會在意這些人是什么想法,坐下就有條不紊地在魚鉤上穿了魚餌,開始釣魚。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赌博玩法 澳门网上注册平台 快速时时开奖记录 6狮娱乐 北京pk10直播网站 宝乐平台下载 麻将技巧视频 足彩混合投注 云南时时开奖号 赌龙虎要怎样才稳赢 什么软件可以玩三公 定胆新方法 北京福彩pk10前三走势图 gt时时彩地址 彩票365官网下载 全民炸金花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