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三十九章:進宮

“公主,瞧瞧這樣可好?”

錦玉閣內,元錦玉身著緋紅蹙金牡丹云紋宮裝,正端坐在妝臺前,細細打量著銅鏡中的自己。

阮娘和秋畫一左一右站立兩旁,裝扮著元錦玉。

方才就是阮娘挑了一支金雀登枝纏絲步搖為元錦玉簪在發間后,輕柔的開口問道。

“嗯,阮娘手巧。”瞧著別致精巧的發髻,元錦玉又夸贊了一聲阮娘的手藝。

近日來元錦玉對阮娘是格外的器重,有時候甚至還讓秋畫給阮娘打下手呢。

“謝公主夸贊。”阮娘后退一步,福了福身。

“阮娘,秋畫,你兩個瞧著本公主可是胖了些?”元錦玉問到。

最近一段時間,她這腰身確實是較原來寬了點。

可奈何她本就瘦的纖弱,如今看來卻是恰到好處的。

“公主怕是看差了,奴婢瞧著公主纖瘦的很呢。”阮娘立馬扶了扶元錦玉的被,又為她理了理華服。

“是啊,奴婢瞧著也是美得很呢。”秋畫也趕緊到。

若是她敢說錯一個字,那她可吃不了兜著走了。

近日有阮娘服侍在旁,元錦玉的脾氣少了許多,這到造福秋畫了,她還得趕著謝謝阮娘呢。

“公主,時辰不早了,我們可進宮去?”外面已是夕陽西斜,元錦玉可是在公主府悶了好幾日的。

中秋宮宴是在晚上,好讓眾人用完膳后共同賞月,也圖個好兆頭。

元錦玉又拿起唇脂抿了抿,手腕上那鏤空花紋的鐲子襯的她更加膚如凝脂,看著更加嫣紅的櫻唇,她才滿意的笑了笑。

“走吧。”元錦玉道。

“將本公主的唇脂帶著,等會用完膳好補補色兒。”秋畫扶著元錦玉往外走,阮娘便迅速將妝奩里的唇脂放進袖子里。

待到了宮里,天已經擦黑了,但離宮宴還有些時辰,元錦玉便朝著池陽宮去,她許久沒見慧妃,實在想念的緊。

五皇子元錦澈依舊一身白衣勝雪,也是早早的來到了華清宮,去陪他那軟軟的小妹妹冉冉。

安昭儀則是梳了大妝,也頗為華貴。

紫陽宮。

上次在元錦玉的天香禮上邀月殿坍塌,至今仍未修繕好,今個這中秋宴,便是選在了這紫陽宮中。

再者,就算是邀月殿修繕妥當,華皇后也一樣會選在這紫陽宮。

一來,可以讓眾人時刻記住,這元錦玉本就有個煞星的帽子。

二來嘛,有元錦玉在的宮宴,選在邀月殿,華皇后也怕再次發生事故。

“韻姨,子瓊!”葉南鑲剛隨王氏到殿內,便瞧著謝子瓊跟在崔氏身旁。

“南鑲姐姐,玉姨!”謝子瓊提著所以走向葉南鑲身旁。

今個她穿了一身粉霞藕綏錦絲羅裳,頭上戴的是蜜色水晶珠釵,還別著櫻紅色的絹花,甚是好看。

葉南鑲則是一身淡藍色雙繡緞裳,頭上戴著墨玉簪子,一貫的端莊大氣。

崔氏和王氏關系密切,自然是兩人一起說著貼心話了,這謝子瓊與葉南鑲便也說起一些趣事來。

狀元府。

封遠旭無論如何今個還是要參加宮宴的,挨了二十板子,休養了幾天,下地還是疼的緊。

這會子,和伯和封遠旭的馬車怕是已經到了宮門口了。

天色擦黑,府里的厲害角色已經不在了,紅櫻便動作起來。

她讓錦屏帶了小鋸子,主仆二人便趁著夜色深一腳淺一腳的向那個偏僻的院子去。

“姨娘,那人可靠嗎?”錦屏握著鋸子,手心里都是汗。

自家姨娘今個中午起身后,便與她說了昨晚上的事情,錦屏心里有些沒底。

“試試先吧。”紅櫻皺了皺眉,在心里思量了許久,步子卻是停下來。

現在可謂是死馬當活馬醫吧,無論如何,已經走到這了,說不定就成功了呢?

兩人不在言語,向輕歌那趕去。

“公主!”紅櫻試探性的叫了一句。

“姨娘,我在!”輕歌原本還坐在穿上,思索著接下來該如何是好,便被紅櫻打斷了。

“公主且等等,妾身這就救你。”說完,紅櫻便拿過錦屏手里的鋸子,去鋸那封窗的木板。

“謝謝!”輕歌道。

“姨娘,還是讓我來吧!”錦屏看著紅櫻姨娘累的臉色有幾分不好了。

“好。”紅櫻剛開始還死活不讓錦屏幫她,可漸漸地手上傳來的疼痛讓她支持不住。

手磨破了。

主仆二人合力,總算是將板子鋸開了。

“公主你且試試,可能出來?”紅櫻已經累的脫力了。

“好!”輕歌已將椅子搬到了窗子旁墊腳。

還好輕歌身形瘦小順著那個口子,便出來了。

可背上傳來了火辣辣的疼,可能是棱角劃破了背部。

“公主!”見一個嬌小的人兒從窗子出來,便輕呼起來。

紅櫻這才就著月色看清輕歌的臉,簡直是驚羨眾生。

“姨娘,輕歌多謝紅櫻姨娘!”輕歌隨即便向紅櫻行禮。

“且不多說,現下該如何是好?”紅櫻問到。

她將輕歌放出來,和伯定然會查到是她,屆時定不會放過她的。

“姨娘隨我入宮吧!”輕歌道。

這是她思慮良久,能想到的最好的法子了。

她要來一個置之死地而后生!

這一趟進宮,和伯和封遠旭必定是回不來的。

甚至,連元錦玉也不會有好下場。

“好,聽公主的。”現在已經上船了,紅櫻還是愿意聽輕歌的。

至于錦屏,那當然追隨紅櫻了。

“公主且跟我回薔薇苑換身衣裳?”紅櫻瞧著面前的輕歌,雖是好顏色,這衣裳與發髻怕是不妥。

“不,只有這樣,才更加可信。”輕歌皺眉。

不在多言語,幾人便在黑夜中悄悄朝著狀元府外去。紅櫻帶著錦屏輕歌去向了后門。

紅櫻謊稱是想去看看街上的景色,又多給了守門的婆子一些銀錢,輕歌裝作紅櫻的婢女,這便混出去了。

幾人好容易雇了馬車,往宮門駛去。

宮門口的人自然是不會隨便當人進去的,可當輕歌拿出了孝誠帝給的令牌時,便輕松入內了。

被小太監領著七拐八拐的到達紫陽宮外時,這宮宴早就開始了。

且這里邊的氣氛,似乎有些微妙。

“陛下倒是給我答復?”

輕歌剛走近,里邊便是穿出一陣聲音。

雖然聲音不大,可這明顯是怒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领航彩票软件 快速时时正规吗 pk10美女骗局 时时彩后三乘以0.618 重庆时时分析软件老版 河南体彩481走势图 秒速时时是哪个国家 mg娱乐官网客服 2期倍投 老时时个位走势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 天城娱乐是什么东西 pk10免费永久计划网址 360老时时彩开奖 最精准三肖六码3肖6码 必赢客pk10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