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17 章

姜淼淼眨了眨眼道:“我不占你便宜,如果別人問起我們是什么關系,我就說你是我表弟吧。”

小正太冷冷地看了姜淼淼一眼:“你想當我哥哥?”

……我想當你爸爸!

姜淼淼當然不敢這么調侃,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他嘿嘿一笑:“你可能入土太久不知道,如今國強民安法治昌明,我一個大男人和你一個小孩住在一塊兒,如果我們之間沒有合法關系,容易被請去喝茶……咳咳,也就是被抓去吃牢飯。”

小正太皺了皺小眉頭,看上去不太嚴肅,反而有點可愛:“隨便你。”

姜淼淼悄悄地松了一口氣,他奉公守法這么多年,可不想因為莫須有的拐騙兒童罪名被抓!免費銀手鐲什么的,他一點都不想擁有!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問:“你為什么不跟剛才那兩個人走?”總不能是因為雛鳥效應吧?不過看這家伙對他的態度,也知道不可能是雛鳥效應。

小正太皺著小眉頭看了姜淼淼一眼,沒有回答。

沒得到答案的姜淼淼訕訕地摸了摸鼻子,假裝他剛才什么都沒有問,只是小聲嘀咕了一句:“……柿子挑軟的捏!”一定是因為他看上去比較好欺負!

不料小正太聽到了他的嘀咕,冷笑了一聲:“你們對我來說,都一樣弱,就算有區別,那也只是螻蟻和蟲子的區別。”

太過分了!實在是太過分了!

你聽聽這是人話嗎?!

姜淼淼氣得悄悄瞪了小正太一眼,不過沒敢明目張膽,他雖然不清楚小正太的武力值到底是多少,反正對他來說……氫.彈和核彈有區別嗎?

“咳咳,好了,我們上樓吧!”

之前姜淼淼雖然已經來過這里一次了,但他上次只在一樓轉悠了一圈,并沒有上樓,而這一次他不僅要上樓,而且還要上頂樓。

不得不說,這對他來說還是稍稍有點壓力的,尤其是在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之后……沒錯,以前他之所以那么莽,純粹只是因為他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

在發現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之后,他便不由自主地開始有點犯慫了,當然,只有一點點而已。

空曠無人的廢棄建筑物內,只有一個人的腳步聲。

……等等,一個人?

姜淼淼猛地轉頭看了小正太一眼,發現小正太走路時悄無聲息,見他回頭還瞪了他一眼。

于是他又默默地把頭轉了回來,好吧,這里的確只有他一個人,畢竟他旁邊的,不是人……

等等,好像連他也不是人。

姜淼淼穿過了一條長長的走道,來到了通往二樓的樓梯前,樓梯上落滿積灰,鐵銹遍布的扶手上結滿了蜘蛛網,由于沒有窗戶,樓梯間陰暗而潮濕,充斥著一股腐臭般的霉味。

他沿著樓梯來到了頂樓,卻發現通往天臺的大鐵門上掛著一把鎖,這讓他有些驚訝,畢竟這棟樓已經近乎廢棄了。

“居然有鎖……”

姜淼淼開始皺眉思索要怎么解決這把鎖,然后他默默地看向了一旁新出爐的便宜表弟。

便宜表弟眉頭一皺:“干什么?”

姜淼淼默默地指了指便宜表弟,又指了指鎖。

便宜表弟橫眉倒豎:“你當我是什么?我可是劍,*屏蔽的關鍵字*的劍!不是開鎖的!”

姜淼淼嘿嘿一笑,一臉討好地說:“大丈夫能屈能伸,好劍能*屏蔽的關鍵字*能開鎖,嘗試一下,說不定你很有開鎖的天賦呢?說不定你能煥發劍生第二春呢!”

孟重黎冷冷地看了姜淼淼一眼,就在姜淼淼后知后覺地出了一身冷汗時,孟重黎忽然抬了抬手指,隨后他的指尖閃爍了一點微微紅光,下一秒,那把鎖便直接斷裂成了兩半。

這本來是非常帥氣的一幕,但姜淼淼看著孟重黎微鼓的臉頰,胖胖的手指,默默地把“太萌了!”這幾個字咽回了肚子里,他有預感這會是死亡發言。

姜淼淼推開了天臺的門,一陣陰風頓時撲面而來,他不由一陣寒毛倒豎,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怪事!明明頭頂上就是大太陽,但這個天臺上卻陰冷無比!

“好重的怨氣。”一旁的孟重黎皺著小眉頭說。

姜淼淼看了一旁的小正太一眼,然后轉頭打量起了這個天臺,這個天臺不大,一眼就能看到頭,原先應該是高層住戶們晾衣服的地方,不過現在已經和這棟樓一樣荒廢了。

由于這棟樓年代久遠,天臺的水泥護欄已經斑駁脫落了,有的地方甚至出現了大片裂縫,露出了里面的鋼筋,而且護欄本身非常低矮,不像現在很多高層建筑頂層天臺那樣會做非常嚴密周到的保護措施。

“如果那個女鬼就是之前從這里*屏蔽的關鍵字*的女高中生的話……”姜淼淼摸著下巴思考了起來,“她為什么會選擇從這里*屏蔽的關鍵字*?她原來是這里的住戶?她的學校就在這附近?”

他在天臺轉了一圈,不出所料什么都沒有發現,畢竟女鬼已經*屏蔽的關鍵字*有一段時間了,如果她真的在天臺上放了遺書,遺書應該早就被人發現了,被警方或者她的親人……但既然他能接到這個任務,就說明那封遺書還沒有被人發現。

雖然沒有任何發現,但姜淼淼毫不泄氣,他拿出了手機,上網搜了一下那個*屏蔽的關鍵字*女高中生的新聞,既然小張能打聽到那些消息,那他應該也能在網上找到才是。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條兩個月前的新聞——華夏附中高二某女生疑似遭遇校園霸凌*屏蔽的關鍵字**屏蔽的關鍵字*。

他點進去看了看,時間和地點都對上了。

“校園霸凌?”姜淼淼陷入沉思,這就是導致女高中生*屏蔽的關鍵字**屏蔽的關鍵字*的原因?

他又跑去翻了翻華夏附中的論壇和貼吧,想看看那個女高中生的同學是怎么評價這件事的,但他翻了老半天,只得到了兩個有用的信息,一是女高中生的名字叫鐘珊珊,二是鐘珊珊*屏蔽的關鍵字**屏蔽的關鍵字*后,沒多久同班的一個叫齊玲玲的女同學就轉學了。

鐘珊珊的同學似乎對這件事諱莫如深,并不怎么在網上討論鐘珊珊*屏蔽的關鍵字**屏蔽的關鍵字*這件事本身,也許是學校施壓了什么壓力,也許是別的什么原因。

“齊玲玲?”姜淼淼又用這個名字為關鍵詞搜了搜,發現沒有人知道她轉學去了哪里。

他下意識理了一下思路,難道鐘珊珊是被齊玲玲欺負到*屏蔽的關鍵字*,死后化為厲鬼,卻找不到齊玲玲報仇,所以怨氣才越來越重了?

他覺得事情沒有那么簡單,但僅憑網上這些表面上的信息,他實在無法猜到真相……他有一種預感,只有找出真相,才能找到那封遺書。

雖然他也不知道這種預感從何而來,但既然遺書不在*屏蔽的關鍵字*現場,也不在鐘珊珊家里,也不在任何已經被人找過的地方,那么它就應該在一個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地方,而這個地方,應該和鐘珊珊*屏蔽的關鍵字**屏蔽的關鍵字*的原因有關。

姜淼淼已經發現了,人在變成鬼后并不會遺忘生前的大部分事,它們大概率只會遺忘一種東西,那就是和它們死亡有關的事。

“看來有必要去華夏附中去看一看。”他沉吟道。

就在此時,孟重黎忽然眉頭一皺:“這里……好像有東西。”

姜淼淼頓時一愣:“東西?什么東西?”

孟重黎皺了一會兒眉頭,然后鼓著包子臉說:“不知道。”

姜淼淼嘴角一抽:“不知道?”

孟重黎氣呼呼地瞪了姜淼淼一眼,才哼了一聲道:“我現在實力還沒恢復,只能勉強感應到這里有東西,具體是什么東西,東西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原來是個忽靈忽不靈的導航……

姜淼淼想了想問:“和那個女鬼有關?”

“也許有關,也許無關。”

“算了……”姜淼淼不打算繼續問了,讓未成年打童工是不對的,雖然這把劍年紀可能比他還大,不管這棟樓里真的有什么“東西”,顯然都不是他可以對付的,“先去華夏附中看一看吧,話說回來,你能先把衣服穿上嗎?”

他要是帶著一個光屁股小孩上街,哪怕他們之間有合法關系,他也會因為*屏蔽的關鍵字*兒童罪之類的罪名被抓去喝茶!

“凡人就是麻煩!”孟重黎不屑地哼了一聲,他盯著姜淼淼身上的衣服看了一會兒,片刻之后,他身上也出現了一套一模一樣的衣服,就是縮了點水。

姜淼淼一臉糾結,這么好看一小孩,居然穿得這么寒磣……他身上那可是全套加起來都不超過一百的地攤貨,實在配不上孟重黎那么好看的小臉!

不過他轉念一想,如果孟重黎穿著一看就價格不菲的大牌童裝,和他這個渾身地攤貨的人站在一起,那他臉上“人販子”標簽會不會太過明顯?

算了算了!就當親子裝了!

來到華夏附中門口后,姜淼淼將孟重黎留在了車上,他實在找不到將孟重黎帶進去的借口,好在孟重黎被姜淼淼擺在車上的一本漫畫書吸引了注意力,乖乖地留在車上看起了漫畫。

一開始發現孟重黎在看那本漫畫,姜淼淼十分驚喜:“你看得懂上面的字?”

孟重黎搖了搖頭:“看不懂。”一把被埋了幾千年的劍,怎么可能看得懂現在的文字?

姜淼淼嘴角抽抽:“那你在看什么?”孟重黎見到會跑的車子都沒有大驚小怪,他還以為孟重黎文盲程度不深呢!

“看畫啊!”孟重黎冷哼了一聲,同時鄙夷地看了姜淼淼一眼。

姜淼淼:“……”

一分鐘后,他無奈地說:“那你就乖乖地在這里等我,我不關窗,你要是覺得悶,可以出來透透風,但不要離車太遠,也不要讓陌生人上我的車。”華夏附中身處市中心,校門口人來人往,他相信應該不會有小偷那么大膽子,但還是囑咐了孟重黎一句。

叮囑完了孟重黎后,姜淼淼朝華夏附中大門走去。

很快,他就被一個保安攔了下來:“你是送快遞的?快遞不能進去。”

姜淼淼笑了笑道:“我不是送快遞的,這是我的母校,我是回來探望老師的。”

華夏附中是華夏市一流的重點高中,升學率排名第一,學生不是成績優異就是非富即貴,保安打量著姜淼淼那一身寒酸的地攤貨,立刻露出了“你在逗我”的眼神。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青海快三走势图案 快乐12选5助手官网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秒速时时是正规的吗 一肖中特圖 时时走势图分析技巧 内蒙古快3带坐连线走势图 六肖中特斯斯准六肖中特斯 安徽时时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表3v时时彩 上海今天快三预测号码 2019白小姐网站期期准 时时彩为什么改为20分钟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手机版 360票新时时 49码出码规律绝顶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