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喵!!

被寧詩琳撿走的那夜,薩爾森遭受到發際線被刷掉的頭禿危機,今天,危機再一次降臨在薩爾森頭上!

當小白貓躥上來,四只軟軟的肉墊摁住薩爾森的頭頂,小巧的、帶著柔軟倒刺的舌頭,刷過薩爾森的可憐發際線,一陣溫熱的觸感掠過,有無數根小尖刺刺著他的頭皮——

薩爾森整個人都:“……!!!”

之前被小貓貓寧詩琳萌得內心柔軟,薩爾森只記得幫她暖肚肚。

今天,在發際線再度被刷之后,薩爾森才想起來,他竟然忘記去檢查,他那可憐的發際線后退了多少。

發際線不能不堅守!

薩爾森迅速舉起能動的右手,五指一張,粗糙的指腹準確地捏住了寧詩琳命運的后脖頸,把摁住他舔發際線的寧詩琳給捏了下來,在半空中提著她,與她面對面的,正準備好好教育一番。

是的,教育。

不是教訓。

本來,遭受到如此的冒犯,薩爾森心里的第一個想法,其實是想教訓她,把寧詩琳抓起來一番暴打的。

從小到大,薩爾森戰力越來越高,突破除了想砍薩爾森腦袋的蟲族,從來沒任何人敢打他腦袋的主意,更沒有人會讓他頭禿。

寧詩琳是第一個!

膽大妄為的家伙!

更何況,薩爾森昨晚剛剛學到了,貓舔毛的特性。

貓貓們會通過舔毛,來確定更加崇高的地位。

主動給別的貓舔毛的貓,地位比較高;而被摁住舔的那只貓,地位則比較低。

只有自認為有更高的地位、更強的戰力、能在打架中把小弟壓制住的大貓,才會給小弟舔貓毛!

當知道了貓的這一特性,薩爾森明白到,這,已經不僅僅是單純的守護發際線的問題了。

這是地位的問題!

寧詩琳的確幫他解了一些毒,在他落難的時候幫助過他。

對于寧詩琳,薩爾森會帶回去養著,但在地位上,薩爾森絕對不會被她壓在頭上!

呵,寧詩琳,竟然會認為比他有更高的地位,把他當小弟?

不暴打一番,怎么讓這外星貓貓人深切地認識到,誰是誰的小弟?!

寧詩琳也不看看自己,盡管寧詩琳說她已經十九歲,可她人型的身高才到薩爾森的一半多點,身體瘦削而扁平,分明就是營養不良導致沒發育的模樣。

而她小貓貓的貓身,則是更小了,也就比薩爾森的手掌大一些,就算加上尾巴的長度,也不能比他的小臂長。

外觀這樣小,在內里,寧詩琳和一只會狩獵的野人也沒什么兩樣,就如同小孩子一般,還會踩`奶撒嬌想媽媽。

如此嬌小的貓貓人,竟然想把他當成是地位低的那個。

呵,真是造了反了。

寧詩琳妄想爬到他頭上,那是不可能的,薩爾森不暴打不教訓,那也是不可能的。

頂多看在寧詩琳長得幼小又幫過他的份上,暴打教訓得輕一些罷了。

薩爾森原是這么的想,但是——

輕而易舉地,當薩爾森單手捏起小白貓,他那冰涼而不屑的目光,從冷峻的眉眼里刺出去,落在了被他掐住命運的后脖頸的小白貓身上時,薩爾森沉默了。

薩爾森學習能力很強,命運的后脖頸,也是他昨晚學來的。

只要掐住了貓貓命運的后脖頸,貓貓們就會記起,幼年時被貓媽媽叼著后脖頸的感覺,變得聽話乖巧,四肢放棄抵抗,為所欲為。

薩爾森活學活用,效果斐然。

被掐住后脖頸的寧詩琳小白貓,此刻果然放棄了抵抗。

可她那形似斑禿的、軟綿綿的貓身,就好像一塊軟綿綿的破布一樣,生無可戀垂落下來,腦袋、四爪、尾巴自然垂下,不掙扎亦不動,沒有半點脾氣,竟然也沒有與薩爾森怒視。

寧詩琳垂著腦袋,藍晶石一般的貓眼半閉著,被眼簾掩住了大半,剩下一小半璀璨的冰藍,晶瑩剔透,迷蒙的水霧糊住了本來璀璨的眼瞳,在醞釀著淚珠一般。

而那稀疏得如同貓胡子一樣的、白色的、長長的幾根彎彎眉毛,也都跟著垂落了下去,幫著蓋住了貓眼,乖巧得令人心疼。

薩爾森:“……”

命運的后脖頸是什么神奇的地方,他不就捏了一小會兒,小貓貓哭個什么?

可薩爾森前不久才被小貓貓踩過奶,他又怎么不知道,寧詩琳在懷念著什么。

太犯規了,這么乖,這么小,這么軟……還這么生無可戀,這讓他怎么下得了手暴打教訓一番。

算了,欺負弱小,不是一個合格的王儲會做的。

薩爾森那掐著寧詩琳后脖頸的手指,都稍稍放松了一些,把小白貓貓放在身側,大巴車那生了銹的底板上。頓了頓,又把寧詩琳小貓貓挪到一邊比較光滑的地方。

原以為寧詩琳會再次跳上來反復宣示地位、去刷他的發際線的,可寧詩琳卻完全沒有動。

剛剛被薩爾森放下去時是怎樣的姿勢,現在也是怎樣的姿勢。

寧詩琳不但四只爪爪委屈地蜷曲在地上,小巧粉嫩的小鼻子,還懟著地板,似乎生無可戀地在聞著地板的氣味。

薩爾森把她的腦袋掰過來了些,好歹沒讓寧詩琳的鼻子懟著地板。

可薩爾森也沒哄過人,他心腸冷硬,他軍團里那些□□練哭了的新兵老兵們,越是軟弱,就越會在他手下被加倍地折磨操練。反正哭泣在他這兒是行不通的。

此刻薩爾森冷淡地開口道:“你以后不能舔我的發際線,不然我就打你,你太弱了,打不過我的。”

寧詩琳沒有動,只是,晶瑩的半滴水珠,從那抹被水霧糊住了的冰藍里滑下,沾濕了眼角旁細密的貓毛。

薩爾森:“……”

薩爾森只好把生無可戀的小貓貓揣到自己懷里,撓了撓貓下巴,安慰道:“弱是可以訓練的,回去之后,我訓練你變強。”

寧詩琳終于動了,她幼小的貓腦袋蹭了蹭薩爾森的手指,把后脖頸再次送到薩爾森的手里。

薩爾森愣了下,捏捏松松,像是幫貓按摩后脖頸一樣。

后脖頸被貓媽媽叼住的感覺,對寧詩琳來說,真的太久沒感受到了。

距離最后一次被叼住,已經十六年。

那夜,像大巴車一樣大的大蟑螂,成群結隊掃蕩而來,無數條黑黝黝的蟲腳,像是城市里掉落倒插的鋼筋一樣落下,濺過黑水,揚起灰塵。貓媽媽叼著幼小的寧詩琳,矯健的身軀遮擋住她,獵豹一樣在垃圾堆里奔跑著,撞開帶有棱角的電子零件,在蟲腳那尖銳的毛刺之間穿梭躲閃……

當貓媽媽精疲力盡地放開她時,后腦和背上沒有一塊好皮,被劃得皮開肉綻。

那夜,也是寧詩琳最后一次窩在媽媽的壞里,窩在媽媽的圍脖里,可那些毛絨絨的溫度都消失了,貓媽媽的身體,越窩越冰涼,她的體溫傳多少過去,都不夠。

寧詩琳回想到這里,把眼睛完全閉上了,握緊了貓貓拳。

她甚至還伸出了粉粉的舌,去舔掉了剛剛濡濕了臉毛的淚珠。

經過日復一日的打磨和獵殺,她的利爪,已經能劃開大蟲的堅甲,把附近的大蟲全部解決掉。

如果她從一出生就開始磨爪子,從一出生就訓練自己,那,媽媽是不是,就不用死了。

寧詩琳痛苦地把腦袋埋在自己的爪爪里。

這會兒薩爾森見小貓貓終于動了,松了一口氣,補充了下半句,一下子轉移了寧詩琳注意力:“但你變強了,也是打不過我的,刷我頭發你是別想了。”

寧詩琳:“……”

討打!

對于不自量力的小弟,寧詩琳沒什么好客氣的,她首次亮出了自己的利爪,可薩爾森捏得她挺舒服,于是寧詩琳放輕了力度,只在薩爾森的手臂上輕輕地劃了一下。

寧詩琳呆住了。

嗯???!!!

竟然沒劃破皮?!

這人的手臂用什么做的,她的爪子明明能輕松地劃開罐頭,劃開大蟲的堅甲,卻竟然劃不破這男人的皮?

寧詩琳就不信了,她又加重了力度,劃了好幾下。

結果,薩爾森的肌膚,竟然比大蟲的堅甲還要堅硬,寧詩琳這幾下,都沒劃出血!只讓薩爾森稍稍破皮而已。

薩爾森緊繃著手臂的皮膚,不但肌肉繃緊得堅硬無比,氣勁附在皮膚上,寧詩琳當然劃不破了。

見寧詩琳愣住,薩爾森便重重地掐住了寧詩琳命運的后脖頸,強迫她抬起腦袋看著自己。

薩爾森看著那雙終于沒有被水霧糊住了的眼睛,不禁勾起唇角:“看到了吧,你不是我的對手。跟我走,我帶你變強。”

寧詩琳憤憤地勾起貓貓拳,揍了他好幾下,接著輕松地從薩爾森的手里脫身出來,嬌小的身體躍到對面的座椅上,小尾巴得瑟地繞了好幾個圈兒,嘲笑道:“跟你走,走去哪,你能走嘛?”

只有一只手和腦袋能動的薩爾森:“……”

薩爾森笑容未變,只說道:“呵,你等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广西快三中奖规则 360老时时走势 河南22选5胆拖投注表 浙江快乐12开奖012路 四川时时高手 香香正版挂牌2019年全年资料 云南时时同步在线 最新欧足联俱乐部排名 台湾美女主播萱萱快播 自制刮刮乐 四肖三期必开 浙江快乐爱乐彩了 电子游戏套利技术 西宁按摩服务 bte365官网 湘快乐十分开奖走开奖直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