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喵!

薩爾森沒讓寧詩琳繼續踩了。

輕柔的陽光灑落在寧詩琳的身上,給她白白的毛毛都染上了一層柔和的金邊,寧詩琳那嬌小柔軟的、卷成貓貓圈的萌萌的姿態,也讓薩爾森那冷漠的心,都跟著柔軟了起來。

薩爾森伸出兩根手指頭,捏起了寧詩琳舒適地踩他的小爪爪。

真的是小爪爪,嬌小得,才比他的大拇指,要大上那么一點點。

一捏住寧詩琳的小爪爪,薩爾森第一次捏毛絨動物,禁不住用粗糙的指腹揉搓起來。

貓貓那軟軟的、白白的、毛絨絨的小手爪,搭在薩爾森的指間,一面是細細的絨毛,搔得薩爾森的指腹癢得不行,一面是軟軟的小肉墊,彈性可好。

啊,宇宙里怎么會有毛絨絨得如此嬌小可愛,捏起來感覺還很好的小貓貓?

薩爾森有點懂了,為什么在帝星,毛絨絨的小動物們,那么受貴族們的歡迎,價格貴得令人發指,甚至,一只嬌弱的毛絨絨的價格,竟然比一艘偵察型的高級隱形巡航母艦,都還要昂貴。

但,呵,無論毛絨絨多貴多好捏也好,他絕對不會像那些無能的貴族們一樣,把毛絨絨嬌慣上天。

在貝德希爾王國里,貴族們,因為戰力高強、身體強悍,能在抵抗住宇宙射線,在太空里手撕連激光`炮、核`爆都打不壞的蟲族,日夜保護王國里弱小的平民們,才被平民們供起來,得到最好的資源,當上貴族的。

貴族們大部分戰力高強、軍功顯赫。

可高價買入毛絨絨的貴族們,竟然連一只一手就能捏死的毛絨絨都管不好,嬌慣得毛絨絨爬到頭上作威作福。

甚至,貴族們竟然愿意低下頭顱,溫聲軟語地去哄生氣不理人的毛絨絨,家里的小動物都管不好,怎么管軍隊,這還當什么貴族!

要是薩爾森來養,要是毛絨絨不聽話了,他就以暴制弱。肯定能把毛絨絨管得服服帖帖,乖巧無比的。

薩爾森一邊沉迷捏貓爪爪,一邊愉快地想著,他把寧詩琳帶回帝星后,寧詩琳會有多感激、多乖巧,揮之則來被他捏爪爪,呼之則去再也不敢踩奶。

讓低頭哄嬌慣的毛絨絨的貴族們,都對他羨慕哭。

在薩爾森想得正美的時候,寧詩琳醒了。

她的小爪爪,被薩爾森愉快地捏著,力度有點大,沒有薩爾森擼她頭毛和按肚肚的時候舒服!

寧詩琳收回了自己的爪爪,發出了一聲:“呱!!”

你捏爪爪沒有擼貓舒服!

呱完,寧詩琳的爪爪撐起身子,她湛藍色的貓瞳,無奈地、又寵溺不堪地看了大嬌嬌一眼。

一大早起來,大嬌嬌就如此黏貓啦?

不過——

哼╭(╯^╰)╮

捏爪捏得不舒服,今天貓貓不讓黏!

這么想著,可寧詩琳那嬌小的身體就瞬間躥了出去,費勁巴拉的,努力把蜂蜜罐子推到薩爾森能活動的手的旁邊。

大嬌嬌才只能動一只手,寧詩琳只能寵溺地把他先照顧好,安排好飲食。

這個蜂蜜罐子,就是昨晚薩爾森喝剩下的。

在這玻璃罐子里,還有寧詩琳昨晚給盛滿的水。

人型力氣大,嬌小的貓貓型則力氣小。人型的寧詩琳給罐子裝水,簡單輕松,可是嬌小貓貓型的寧詩琳,推罐子就不那么輕松的。

寧詩琳兩只爪子摁住玻璃罐子,后腿一jio一jio地、踩著生著鐵銹的、磨砂質地還凹凸不平的大巴車車車底。

如果,玻璃罐子被推在平地上,寧詩琳不會太費勁,可現在,寧詩琳還要防止凹凸不堪的車底,把罐子顛來顛去弄倒了,因此,寧詩琳推著推著,就要飛快地閃身前去,用嬌小的身體,扶住將要傾倒的玻璃罐子,推得很是費勁。

薩爾森:“……”

眼看著他的小貓貓,一醒了,就十分寵愛地給他推水罐子的樣子,薩爾森有些感動。

這樣無條件的寵愛,一見面就對他好,把他從即將爆炸的救生艙里救出來,把最好吃的給他,嘔吐之前把老鼠掄暈了再出門,一醒來就給他水喝……好成這樣,令薩爾森實在難以理解。

而現在,寧詩琳那推著玻璃罐子的、一對粉粉嫩嫩的小肉墊,正壓著玻璃罐,把鼓鼓的肉墊都壓扁了。透過透明的玻璃罐,小肉墊被罐子里面的搖晃的水,弄得粉波蕩漾的,簡直要把薩爾森給萌倒了。

寧詩琳的人型,除了瘦了些,相貌簡直完全按照薩爾森的審美長的;而寧詩琳貓型,每一寸,也都長在了薩爾森的萌點上。

在這之前,薩爾森都不知道,原來,他還能萌一只貓貓。

當費勁的推著蜂蜜罐子的寧詩琳,進入了薩爾森的手臂范圍,薩爾森舍不得寧詩琳繼續費勁地推了,他長臂一撈,輕而易舉地把盛滿了水的蜂蜜罐子撈到了自己身邊。

薩爾森的出發點是好的,只是——

他動作太快了!

寧詩琳還動用力氣使勁兒推呢,可她推的罐子卻忽然就憑空飛走了,可惡的慣性,使得寧詩琳不受控制的往前撲倒!

寧詩琳:“!”

雙爪忽然著地,寧詩琳懵逼了一下,很快就發現玻璃罐子已經被男人拎走了。

寧詩琳抬眼望到,她的腦袋上,男人單手撐著身體坐了起來,正居高臨下地含笑望著自己。

面對這個剛撿回來的男人奴隸,寧詩琳決定,她絕對不能丟臉!

貓主是不會撲街的!

兩只前爪支在地上,寧詩琳干脆就地伸了個小懶腰,裝作一切都在她的預料當中、她本來就想伸懶腰、而且伸懶腰會伸得非常舒服的樣子。

寧詩琳一個小懶腰,下巴舒服地挨著前爪,腦袋卻仰視著車頂,她的一雙大眼睛,還好像被擼腦袋的毛毛一樣,雙眼都舒服得瞇成一條小縫。

一對前爪盡量伸前,爪爪伸到連薩爾森都驚訝的長度;寧詩琳的貓屁屁還往后高高地聳起,讓白白軟軟的腰肢,被拉伸得塌了下去。

看起來,整只嬌小的小貓貓,真的舒展得不行。

作為尊貴的主貓,才不會因為站不穩而撲街呢!

身體僵硬不堪的薩爾森,看了寧詩琳這舒展的模樣,都想動一動,他那被毒僵的身體。

薩爾森裝作沒有看到寧詩琳撲街的樣子,忍住心底下的暗笑,道謝道:“謝謝你推著水來。”

寧詩琳伸完懶腰,挽回了主貓不會撲街的尊嚴,十分記仇的,順著男人的手臂,飛快地爬了上去。

害她撲街,不是,害她伸懶腰的男人,討舔!

一jio踩在薩爾森的肩膀上,寧詩琳跳上了薩爾森的頭頂,爪爪摁住了薩爾森的發際線,毫不留情地,寧詩琳伸出了,帶著梳毛小倒刺的小舌頭——

薩爾森:“……!!!”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体彩排列3开奖号 时时彩缩水方法 三分赛直播 手机app赌博的骗局 七乐彩走势分析 360导航老时时 最快开最快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走势工具 内蒙古时时五码走势 北京赛pk10稳赢技巧 内蒙古3d跨度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灬 pk10全天闯关计划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分图 吉林时时中奖规则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