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喵喵喵喵喵?

可實際上,薩爾森也不是特別怕這些老鼠。

蟲族鋒利的口器,都難以割損他的皮膚,一些小老鼠,他怕什么。

就是挨近了,有點惡心罷了。

重點是,在薩爾森探過垃圾星上的環境之后,他得知了,周圍都是充滿著有毒有害的廢品、黑鼠蟑螂橫行的垃圾山,尖銳的玻璃碎片、帶著毛刺的電子碎件到處都是,還污水橫流,環境嚴重惡劣,誰會放心傻乎乎的寧詩琳,去這種地方玩?

還是放在自己視線范圍內,會比較安全。

鑒于寧詩琳在這生活了十九年,正常勸解肯定不會聽他的,薩爾森就示了個弱。

實際上,他操心得,宛如一個滄桑的老父親。

在薩爾森示弱之后,寧詩琳有種被奴隸需要的自豪感,終于雄赳赳氣昂昂的,挺著胸膛走回來了。

寧詩琳走了回來,寵溺的嘆息道:“哎,你們人類真黏貓。我念在你只用脖子能動,才讓你暫時黏著,以后可不能這樣了。”

在她需要的時候,人類黏貓擼貓好爽好爽的;可在她想出去玩兒的時候,人類要是還黏貓,就很不好了!

不過嗎,這嬌氣的男人正在不能動的、被毒僵了、虛弱的、需要貓貓人陪伴的時候,作為寬宏大量的貓貓人,寧詩琳就決定,暫時讓他黏著好了。

寧詩琳非常寵溺地想到。

見嬌氣的男人不能動,寧詩琳很寵溺的,就沒拿大巴車里收藏的寶貝出來自己玩,免得嬌氣的男人看了眼饞。

寧詩琳柔軟無骨地躺在了地上,把腦袋擱在大嬌嬌那壯碩還炙熱的大腿上。

這個會發熱的枕頭,雖然硬邦邦的,但是熱呀!

寧詩琳把腦袋舒舒服服的擱了上去,手指摁了平板電腦的開關,愉快的摁開了貓片視頻,繼續指揮大嬌嬌看視頻,讓大嬌嬌好好學習貓片里的擼貓技巧。

寧詩琳看著貓片里的貓貓們,一個個都被擼毛得很舒服的樣子,寧詩琳越看越羨慕,抱著大嬌嬌的腿,祈使道:“你要快點動起來,幫我擼貓貓!”

薩爾森低頭看了她一眼。

月光如水,滲入大巴車里,映照出一地淡銀,浸潤著肌膚白皙的貓耳少女,卻讓寧詩琳的臉看起來更為蒼白了。寧詩琳那輕飄飄的腦袋擱在他的大腿上,薩爾森都感受不到多少重量。

凌亂枯槁的白色發絲之下,是瘦成“V”形的臉,而那纖細而瘦削的四肢,像是幾年沒吃飽的星際難民,抱著他腿的白皙手指,骨節分明,看上去,竟然像是被透`視了的x光照片。

太瘦了。

瘦成這樣,薩爾森都動不了多少想“擼貓”的心思。

先養肥一點吧。

這著靜夜里,平板電腦無聲地播放著擼貓的貓片,貓耳少女寧詩琳靜靜地躺著,薩爾森靜靜地享受著,這難得閑下來的靜謐時光。

從前,他不是在學習、訓練、比武,就是在領軍出戰,很少有如此閑暇的時刻。薩爾森靜靜地享受著難得的靜謐,只是,忽然,本來在柔若無骨地躺著的寧詩琳,突然捂住了嘴巴,如同一道白色的幻影一般,整個人飛快地蹦了出去。

而下一瞬,她又蹦了回來,沒捂住嘴巴的手,把鐵籠里的鼠鼠們暴力的再度掄暈,接著又嗖的一下躥了出去。

薩爾森:“???”

不是還在指揮他看貓片學習擼貓,說好了要黏著他陪伴他的嗎?

難道有什么突發性的危險,讓寧詩琳棄他而逃了?

從小生長在弱肉強食的環境下、在皇室成員之間算計著成長起來的薩爾森,寧詩琳的忽然不辭而逃,薩爾森馬上想到的,就是災難來了,他要被扔掉了。

可寧詩琳又忽然回來掄暈了黑鼠,行動和薩爾森最開始推測的,完全不一樣。

薩爾森不明所以,迅速讓智腦掃描周圍的危險物,又讓智腦跟蹤寧詩琳的去向,而薩爾森自己,也保持警惕。

很快,智腦掃描到寧詩琳的投影,就在半空中、在薩爾森的面前投放了出來。

薩爾森一見,整個人都愣住了,以為寧詩琳因為危險棄他而逃的猜測,被推翻得徹徹底底,而且,還——

投影里,寧詩琳跑得遠遠的,在遠處泥地的一個小坑旁邊跪了下來,腰肢弓著,腦袋朝下對著土坑,雙手捂住自己喉嚨,沒一會兒,一灘濃稠的、夾雜著碎渣的液體,就從寧詩琳的喉嚨里被嘔了出來。

寧詩琳還嘔出了第二灘、第三灘……到最后,嘔吐物才漸漸變少,把小坑差不多填了個滿。寧詩琳嘔吐完,全身的力氣如同被抽干一般,柔若無骨地歪倒在一邊,緩緩喘著氣。

月色清冷,蕩在歪倒在地上的寧詩琳身上,像是給疲倦的她蓋了一張輕柔的被子。銀色的月光揮灑下來,撫過她那蒼白的臉。薩爾森的目光透過投影,掠過她纖細而瘦削的四肢。

今夜見到,薩爾森總算知道,為什么寧詩琳瘦得像是只剩下骨頭一樣。

垃圾星上鼠肉和腐肉,被寧詩琳生生吞下,都十九年了,她的身體還沒習慣這種腐臭的食物,吃了嘔、嘔了吃,哪能不瘦?

投影里,寧詩琳虛弱地躺了好一會兒,忽然整個人都縮水了。

只有薩爾森一半多點身高的寧詩琳,縮成了,一只加上了尾巴、才堪堪有薩爾森小臂長度的小貓貓。

小貓貓虛脫地側躺在寧詩琳剛剛的位置上,尾巴無力地垂軟在一邊,通體雪白,卻不怎么好看。

小貓貓是只長毛貓,可她枯槁而暗啞的長毛,卻沒有遍布全身,有些地方禿了,只長了稀疏的短毛。薩爾森透過那些塊稀疏的短毛,還能見到不同尋常的紅白色斑塊疹狀物。

小貓貓渾身都有這種疹狀物,就腦袋還沒有。

這會兒,小貓貓動了動后jio,不斷推土,給剛剛嘔吐了嘔液的小坑給埋上。薩爾森猛地發現,在小貓貓埋坑的旁邊,還有兩列微微鼓起的小土包。

一列土包,目測過去,至少有上百個。

更遠處的小土包,已經被風鏟平,土色老舊;而小貓貓旁邊的小土包們,土色很新,深色的,深色的土像是昨天才剛剛被翻出來,給新挖的坑埋上。

薩爾森眼神微微一黯。

小土包這么多,寧詩琳知道自己吃了腐臭的酸肉,就會嘔吐吧?

可是,她卻已經對嘔吐習以為常,明知道每次都會嘔吐,還能每餐都很開心的進食。

薩爾森繼續目視著,嘔吐虛脫后變成小貓貓的寧詩琳埋了坑,就慢慢踱步回來,爪子扒拉著放在車外的垃圾塑料桶,倒吊著貓身,把貓腦袋伸了下去,喝了垃圾桶里的不怎么干凈的水,又在車門外的碎布處把四只爪爪都擦干凈,才重新躺了回來,窩著他的腿。

薩爾森讓智腦把投影收了。

起初,薩爾森看到貓片里貓貓們攤開肚皮、被擼得極為舒服的視頻,還很不理解,為什么柔軟的貓貓們,能把脆弱而危險肚子放心翻出來,放心被人類的手揉毛?

現在,薩爾森終于明白了。

吃下去的東西都要嘔一遍,嬌弱的腸胃怎么受得了。寧詩琳的肚子,一定極其不舒服,怪不得想人幫她揉肚肚。

小貓貓寧詩琳此刻攤在他的腿上,攤成長長的一條,柔軟卻癟了下去的肚子,就挨著薩爾森的腿。薩爾森雙眼垂了下來,想用自己溫暖的大手掌,捂住小貓貓那嬌弱的肚肚。

可他被毒僵了,手臂僵硬的,完全動不了。

也可能因為太想幫小貓貓捂肚肚,薩爾森強悍的身體,借著寧詩琳先前渡給他的、甘甜的解毒液,開始自動發揮出效力來。

沒一會兒,薩爾森發現,自己的指尖,終于能夠小幅度的、微微的顫動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图表 巴萨正品球衣 福彩三d大盘走势 香港彩开奖现场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开奖号码 免费百人牛牛透视软件 飞艇计划最牛稳赚5码计划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 新时时翻倍玩法 香港赛马排位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号码百度票 扑克指纹膏做记号视频 分分彩平台哪个正规 2012小游戏捕鱼在线玩 天津时时有漏洞吗 快乐12历史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