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削權(3)

削權(3)

關無忘往后看,楚冉蘅立劍站在閣中,而桌上那把玉扇已不見蹤影。

關無忘忽然借馬背而躍上樓閣,一瞬,煙花彈放出。

不過片刻,一群身著黑衣的人便混入廝殺之中,不多時,街上鮮血流淌,百步不留行。

頃刻間,街上又恢復寧靜。

宮長訣忽然明白為何關無忘經歷了陳王一事仍毫發無傷。

關無忘方才的行為,無疑是在剿滅叛軍,擒拿陳王世子。

換句話來說,這是平叛*屏蔽的關鍵字*的頭等功。

關無忘拿了這頭等功,成了剿滅陳王*屏蔽的關鍵字*的功臣,足以說明與陳王*屏蔽的關鍵字*無關。

自然毫發無傷。

翌日,朝堂之上。

元帝瞇著眸子看向朝上眾臣。

“孟士林一案,牽連甚廣,沒想到,順而究之,竟查出陳王暗中招兵買馬,意圖叛亂的事情來。”

“今判陳王及陳王世子凌遲,孟士林勾結陳王,提前問斬,與之結交一干人等,統統徹查。”

“治粟內史何在?”

一個官員出列,

“臣在。”

元帝道,

“朕賜你尚方寶劍,搜查百官府邸,清除余孽,有任何阻攔,格殺勿論。”

格殺勿論四字一出,關無忘眸色沉了沉。

治粟內史道,

“臣遵旨。”

元帝的視線掃向殿上眾人,

“廷尉何在?”

關無忘出列,

“臣在。”

元帝道,

“此次你擒拿亂黨有功,賜予太子太傅之銜,往后必嚴于律法,嚴于律己。”

關無忘挑唇笑道,

“謝陛下隆恩,臣必謹遵陛下教誨。”

元帝的目光落在關無忘身上,幾分探究。

元帝只覺得氣虛,今日上朝時,忘了吃金丹,想是因此才不適。

但金丹數量著實太少,看來還得催促關無忘進獻。

元帝想著要吃金丹,便道,

“陳王一事已了,退朝吧。”

眾人跪安離開。

關無忘道,

“臣有事與陛下商討。”

宮人端來一個小盤,上面放著幾粒小丹藥,元帝忙拿過服食了。

過了好一會兒,元帝方道,

“關愛卿,這金丹實在太少,效用愈覺不夠,不知那煉丹的道士何在,朕想請他進宮來。”

關無忘恭敬道,

“陛下,那位真人云游去了,不過,真人走之前留下了一種新丹藥,說是比之前的效用更佳。”

說著,關無忘從袖中拿出一方小匣子,遞給元帝身邊的宮人。

宮人將匣子打開,里面放著一顆呈赤金色的丹藥。

元帝忙拿過來看,

關無忘道,

“那位真人的弟子也可煉此丹,只是煉此丹需要消耗大批人力物力,此丹一顆價值千金,煉時還要順應四時季節,天氣變化,且每一百顆之中唯能煉出一顆,每月十五初一方能煉成。”

元帝道,

“朕從國庫撥十萬兩給你,你定要時時監督。”

關無忘笑道,

“陛下圣明。”

關無忘看向元帝幾分凝滯的模樣,道,

“陛下,臣從青州回來時,聽聞一個絕色女子從天而降,被青州之人奉為神明,稱作神女。”

元帝道,

“絕色女子?”

關無忘恭敬道,

“是,臣想著,陛下是天子,縱使是神女,那也是陛下的附屬,臣便將神女帶了來。”

元帝忙道,

“如今神女在何處?”

關無忘道,

“已在殿外等候,只需陛下召見便可。”

元帝道,

“那便讓她進來。”

言畢,一個紅衣女子緩步入內,容貌明艷,唇紅若血,眸明如星,每一步都透著嫵媚勾人,體似凝酥,面似芙蓉。

長長的衣擺墜地,女子赤裸著雙足行于大殿之上。

元帝的目光落在女子身上。

關無忘眸中笑意收斂,算計與鋒芒一瞬畢露。

宮府內,

梳妗道,

“小姐,今日奴婢上街去,聽說公侯女這出戲改了。”

宮長訣對著鏡子將一支并蒂步搖插入發中,她眸色淺淡,

“哪改了。”

梳妗笑道,

“因為小姐那句永不落紅塵,這公侯女的結局,就變成了常玨請求永不落紅塵,玉帝覺得常玨已悟得道,便封她做了司花的仙子,得道升仙,專司霜花。”

宮長訣道,

“這些寫戲文的倒是會改,只可惜我不是神。”

是地獄里爬出的羅剎。

梳妗沒能明白宮長訣言外之意,仍笑道,

“小姐,專司霜花,這多美啊,等下雪的時候,那些漫天的雪花都歸小姐管,聽著都覺得威風。”

聽著梳妗的話,宮長訣不禁露出笑顏,

“是,威風,要是真的能成神仙,我第一個升你做小花神。”

梳妗傻笑。

梳妗道,

“小姐,今天是五月節,街上會有花燈,小姐要出去看看嗎?”

宮長訣笑道,

“是你想出去了吧。”

梳妗不好意思地笑笑,

“聽說很漂亮,還有湘神祭。”

宮長訣笑,

“那就去吧,我也想看看。花燈節從五年前開始辦,但往前我嫌人太多,還沒有見過。見見也是好的。”

梳妗眉開眼笑,上前替宮長訣收拾妝盒。

梳妗收拾著,忽然發現有什么不對,在首飾中翻了幾下。

宮長訣道,

“怎么了?”

梳妗道,

“小姐,您那柄紫玉簪不見了。”

宮長訣道,

“是叔父送的那一只?”

梳妗點頭,繼續翻找著,

“奴婢記得昨天還見著呢,怎么就不見了,小姐可有把它放在別的地方?”

宮長訣思索著,

“回來拆頭發的時候好像已經不見了。”

梳妗道,

“昨日兵荒馬亂的,必然是在外面掉了。”

話音落,窗臺下,一個人忙匆匆離開。

宮長訣忙道,

“去釵夢閣打一只一模一樣的回來。”

“簪子掉了是小事,但是若是被人撿去做了文章便是大事了,物在他人手中,若受編排,必然要被牽制。”

梳妗忙道是,撩起珠簾正要出內室,卻聽外頭忽然喧嘩起來。

梳妗轉身回來,道,

“小姐,外頭有官兵。”

梳妗的話如同重達千斤的巨石砸在宮長訣心上,她面色大變。

“官兵?”

難道事情已經因她的節外生枝發展到這種地步了?

前世甕喻陷害,宮家抄家之時是她十九歲時,也就是四年后,可如今——

為什么會這樣。

不,若真是抄家,她沒有時間再猶豫了。

宮長訣道,

“梳妗,上次我讓你叫人去整理庫房,可弄好了?”

梳妗道,

“整理過了,庫房里沒有異常,”

宮長訣仍是覺得不妥,心跳如雷,似乎下一刻,前世所發生的事情就會重演。

為什么?如今到底是發生了什么變故?

楚冉蘅與她的接觸如今也不過爾爾,甕喻也從未見過她。

若說甕喻陷害,

現在,未免也太早了。

宮長訣攥緊手,

即便是庫房已經整理過,沒有發現什么異常,但難保不會出現什么其他意外。

宮長訣道,

“梳妗,咱們到外面看看,到底是什么情況。”

梳妗跟在宮長訣身后,兩人走到前廳,

一個穿著赤色官服的中年男子正拿著一把劍,官兵四散在府中。

宮長訣的心跳如鼓擂,手腳冰涼。

她深呼一口氣,抬步上前,

“見過大人。”

宮長訣抬眸,

“不知大人如今是要做什么。”

治粟內史道,

“本官奉旨搜查百官府邸,尋出證據,抓捕陳王余孽,只怕眼前是要得罪了。”

宮長訣聞言,心中的大石落下。

原來只是搜查陳王余孽。

左氏上前道,

“大人可至中庭休息片刻。”

治粟內史道,

“不必了,下官搜查完,即刻還要趕往下一家搜查。”

一個士兵上前,

“報告大人,已全部搜查完畢,未發現勾結證據。”

治粟內史點點頭,而后對左氏道,

“下官這便撤離,對府上多有叨擾,還望見諒。”

左氏笑道,

“大人奉旨辦事,敝府自然是無異議,說不上叨擾,此間便祝大人搜查順利。”

治粟內史帶兵離開。

宮長訣松下一口氣,方才她當真以為是要抄家。

還好不是,此番是她想錯了。

宮長訣道,

“母親,治粟內史大人為何要帶兵搜查我們府邸?”

左氏道,

“因為陳王一案,陛下如今,正是被蛇咬了,害怕井繩,所以徹查百官府邸,想要找出陳王余孽,不過,名義上是搜查陳王余孽,實際上,是借著這個風頭,看看是否有其他人有謀逆的行為。不過,咱們并沒有謀逆行為,也不必擔心,查不到咱們頭上。”

宮長訣點點頭。

前世,在陳王叛亂,要搜查百官之前,宮氏就入獄了,故而沒有這一遭。

而這一次,陳王提前四年*屏蔽的關鍵字*,她因此錯以為那些官兵是來抄家的,以為這一世會重蹈覆轍

左氏道,

“長訣,如今孟家的事情也解決了,母親給你看中了右扶風家的嫡長子,若有空,便隔簾見一見也好。”

宮長訣抬眸看向左氏。

左氏道,

“母親知道,過了這一次的風波,你心里對婚事是有些抗拒的,可是你不能一輩子留在家里,你總要嫁人的,右扶風大人的那位嫡長子,是個好的,到底是約好了時間,你總要去見見。去見見便是了,要是不喜歡,便換一個。”

宮長訣不想讓左氏擔心,便道,

“那便去吧。”

左氏道,

“今夜花燈節,你們一起去走走也好。”

宮府,玉安寢苑中。

一個丫鬟對萬姨娘附耳,片刻,萬姨娘道,

“你說的可是真的?大小姐當真掉了貼身的玉簪?”

丫鬟道,

“奴婢躲在窗戶下面聽得真真的,絕不會錯。”

萬姨娘笑道,

“看這次還不落在我手中,宮長訣這段時間出盡了風頭,還有誰記得我家元齡。”

“要是借這次機會絆倒了宮長訣,左氏必定心神不寧,沒心思插手后院之事,到時候,掌管中饋就是我一個人的事了,到時,為元齡謀劃婚事時,我定要把最好的嫁妝都捧到元齡面前。”

丫鬟道,

“姨娘說得是。”

入夜,長街上,風暖人語響。

宮長訣上了一家茶樓,入天字號雅間。

內有一人,隔著屏風,看不清面容。

宮長訣坐下,對面的人道,

“在下見過宮小姐。”

宮長訣答道,

“見過沈公子。”

對面的人道,

“不知宮小姐可喜歡這華燈盛京。”

聲音輕而溫柔。

宮宮長訣從窗戶看過去,長街上花燈簇簇,人頭攢動。

宮長訣笑道,

“我不算喜歡熱鬧的人,但看見這般景象,也覺得美好,心生向往。”

對面的人道,

“聽聞宮小姐在詩詞上頗有心得,小生最近得了一句有意思的首聯,想請問請問小姐。”

宮長訣捧起茶杯抿了一口,道,

“公子請講。”

沈燁道,

“這首聯是,一二三四五。”

宮長訣笑,放下茶杯,

“這首聯有意思。”

宮長訣為自己添滿茶,茶的熱氣裊裊而上,繚繞在宮長訣眼前。

宮長訣道,

“一二三四五,公子隔云霧,

今當言瑛珮,奈何妾陌路。”

瑛珮,是定情時用的玉佩。

宮長訣看著屏風那邊倬約的影子。

她雖答應左氏來見右扶風家的長子,卻并沒有想與之發展的意思。

若她不能萬分確定宮家未來絕不會有危險,她是決意不會嫁人的。

她作這詩,是要告訴沈燁,她對他無心。

免得到時候橫生枝節。

宮長訣只聽見屏風那頭傳來了清朗笑聲。

沈燁道,

“在下對此詩也有想法。”

沈燁朗聲道,

“一二三四五,畫屏掩佳姝。

饒是鄰女來,宋玉心有屬。”

宮長訣聞言,心一松,是宋玉與鄰女的典故。

宋玉因為貌美,被人誹謗說是登徒子,淫邪不堪。于是宋玉寫了一篇《登徒子好色賦》用來反駁污蔑他的人。

賦中有寫,宋玉有一個絕色的鄰居,而這位鄰女趴在墻上偷看宋玉數年,宋玉儼然不為所動,仍然對自己的丑妻子一心一意。

沈燁是在用這首詩告訴她,他心中已有人,無論宮長訣多么貌美出塵,哪怕是如鄰女一般,他心中也只有自己的那位心上人。

宮長訣笑道,

“沈公子已有心上人,小女子也沒有旁的想法,這詩意,倒是不謀而合了。”

沈燁道,

“正是。”

宮長訣起身,道,

“那小女子不便打擾了,此刻良辰美景,公子自當與心上人同游。”

沈燁起身道,

“多謝姑娘體諒。”

宮長訣走出雅間,卻見對面的雅間微敞開著門,

風從閣窗吹入,將門吹開。

一個男子倚在窗邊,而窗邊架著弓箭。

男子的視線從窗外移到緩緩被吹開的門外,落在宮長訣身上。

宮長訣轉身欲走。

卻聽雅間中人道,

“宮小姐,既然來了,不若一同坐坐。”

宮長訣道,

“小女子與關大人,似乎還沒有熟到這種程度。”

關無忘笑,起身到桌前倒了一杯茶,移向宮長訣的方向。

“我關某雖然不是什么好人,卻也不會是洪水猛獸,吃不了你。”

宮長訣遲疑。

關無忘笑道,

“我真不知道他看上你什么,連進來喝杯茶都不敢,你還能做什么?”

宮長訣心下一震,

“你說的他是誰?”

關無忘道,

“你進來坐我就告訴你。”

宮長訣抬步。

卻見關無忘忽然轉身走到窗臺上,看了窗外片刻,猛地對窗外射出一箭。

宮長訣驚道,

“外面都是人,你這樣會傷到百姓的。”

關無忘卻沒有理會,依舊向外射箭,宮長訣走過去,看向窗外,發現關無忘放出的箭全都釘在不遠處的南臺高墻上。

而箭上都掛著金色的銀錢。

高臺上的人不自知,仍在向下撒錢,臺下的百姓哄搶著,擠來擠去,絲毫不讓。

高臺上的人,是元帝和陸婕妤。

宮長訣扶著窗框,

“他們這是在做什么?”

關無忘道,

“撒太平金錢,年年如此。”

宮長訣向對面的樓臺看去,發現全是弓箭手,在將金錢射在高墻上,不讓百姓們搶到。

逐漸的,百姓也發現金錢搶不到了,慢慢就散去了。

宮長訣之前在花燈節的時候沒有出門過,并不知道這撒錢的習俗。

宮長訣道,

“關大人,你這是在做什么?”

關無忘放下弓箭,漫不經心道,

“我貪財,想要錢而已,太平金錢可比普通金錢值錢多了。”

宮長訣看向關無忘,

為了錢?

若是為了錢,遠不至于如此,這些弓箭手百發百中,還能將太平金錢釘在高墻之上,完全是一等一的高手。

宮家在征戰之前,常會請*屏蔽的關鍵字*挑一的高手入陣,眼前的這些弓箭手,身手絕不遜色于那些*屏蔽的關鍵字*挑一的高手。

以宮長訣所知,就銀錢而論,今夜自南臺射下的錢,也許連一個弓箭手的聘金也不夠。

宮長訣看向南臺之下,百姓四散,再不復方才擁擠。

宮長訣凝眸,難道……

宮長訣道,

“之前,長訣未曾在花燈節出門過。如今,長訣卻是忽然想起一件聽過的舊事。”

“去年,百姓于南臺爭搶太平金錢,死傷上千。”

關無忘抬眸看她。

宮長訣認真道,

“大人,你是怕百姓爭搶受傷。”

關無忘垂眸,笑笑,仍舊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我這人,沒有什么特別的愛好,就喜歡攢各種各樣的錢,這太平金錢不是凡品,自然不能放過,宮小姐高看在下了。”

關無忘態度從容,沒有半分不安。

宮長訣看著他。

關無忘慵懶道,

“宮小姐不是覺得在下是奸佞之人,與孟氏無異嗎?”

宮長訣起身,認真道,

“之前長訣對大人多有誤會,還請大人見諒。”

關無忘笑笑,起身,拿起布擦著弓箭,沒有說話。

樓下,熙熙攘攘,萬丈煙火燃起,人聲不絕于耳。

宮長訣抬眸,卻見對面的樓臺,有一人逆著萬盞燈火,坐在窗臺旁邊,旁邊是酒壺和酒杯,屋里沒有燭火,唯他自斟自飲。

而長街花燈的燈火映在他面上,愈發襯得他無比寂寥。

那人的輪廓在光與暗的沖擊中愈發惑人。

籠罩著淡淡的憂郁,挺直的鼻梁,分明的輪廓,一雙眼睛在黑夜中斂了淡漠和鋒利。

遠處人聲喧鬧,他的唇色偏淡,被夜色渲染,燃起黑夜的溫柔與迷亂,夜風妖嬈,花燈簇簇隨風而動,燭火竊竊私語,曖昧糾纏不清。

墨藍的夜,閃爍的星,一切都像夢,不斷地誘人墮落。

宮長訣似乎聽得見自己心中如玉珠落地叮啷而響。

滿地的玉珠亂滾。

而她的眸光穿過萬丈燈火,落在楚冉蘅身上。

宮長訣不由得想起他簪花游街時,滿街喧囂,街上的紅樓上站滿了許多年輕女子,向著他拋下繡帕。

而楚冉蘅看也不看一眼,表情淡漠,眸中清冷。

那些繡帕落在他身上,他亦不拂去,隨著他騎馬的動作落了一地,而他視若罔聞。

像九天之上傾斜而下的青云,高渺不可及。

那年,她站在樓閣上看著他騎馬而去,忽然明白,什么叫公子世無雙。

人說,楚世子謫仙落凡塵,凡塵流年觸不得。

王侯將相,于他眼中,不過塵土。

萬丈煙火,于他而言,只是過客。

而如今,他明明落了滿身天花亂墜的光,卻似一無所有,落寞而孤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重庆时时助赢软件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球探比分直播 至尊国际70220 太原哪有老时时 重庆时彩技巧稳赚 新彩吧福彩3d字谜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500娱乐怎么赚钱 时时彩技巧与实战攻略 上海时时开奖结果表 彩虹计划活动 pk10计划软件公式 重庆时时彩QQ群 mg娱乐官网客服 平码6码复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