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19

第19章

昨晚的一場鬧劇,最終以嚴霆云被送進手術室結束。

一大早,劇組的同事聞風而來。

也不知誰走漏了消息,同行的還有媒體記者。

事情鬧大了。

劇組的人都知道前因后果,真相被報道出去并不合適,而且與嚴霆云發生沖突的人似乎來頭不小。

克斯堡治安本就不好,他們這些外來的人更不易招惹是非。

劇組負責宣傳接待的工作人員,攔住抻長脖子的記者:“嚴老師是在拍戲的時候不小心受了傷,現在病情已經穩定,沒什么大礙,很快就能出院,謝謝大家的關心。”

“聽說嚴霆云受傷和何歡有關,是真的嗎?”

“聽說是何歡惹了麻煩,連累了嚴影帝?”

“何歡在哪里,讓他接受一下采訪。”

面對如此尖銳的問題,宣傳接待部的工作人員變成了沒有感情的復讀機:“嚴老師是在拍戲的時候不小心受了傷,謝謝大家的關心。”

以往這種情況,多數記者會識趣地換個話題。

但是今天來的記者特別不依不饒,話筒和攝像機舉得高高的,恨不得伸到病房里去。

“據說何歡昨晚深夜還賴在嚴霆云的病房里不走,他是要自薦枕席嗎?”

“何歡現在被全網*屏蔽的關鍵字*,是不是想抱嚴霆云的大腿?”

提問一個比一個露骨,聽得工作人員的臉色異常難看。

病房里的劇組同事們隔著一扇門,也聽到這些話。

“這群*屏蔽的關鍵字*記者是誰請來的,盡他媽胡說八道!”

“叫保鏢把他們轟出去!”

何歡站在門口,通過單向透視窗看外面烏煙瘴氣的場面,一言未發。

高金悅安慰他:“小歡你別往心里去,等保鏢來了就把他們轟出去。”

“謝謝高老師。”何歡笑了笑,笑意不達眼底。

走廊上的這群記者,就是當年沒日沒夜騷擾原主、辱罵原主,污蔑原主搶了嚴霆云資源的人渣中的一部分。

坐在病床邊的嚴云彤忽然說:“我倒是覺得他們說得沒錯啊,本來就是何歡自己惹了麻煩,連累我哥受了這么重的傷。”

“說了多少次,跟何歡無關!”嚴霆云一動氣,又咳嗽起來。

高金悅看他們兄妹又吵起來,趕緊打圓場:“是那個流氓的信息素影響了何歡,他還對何歡用強,都是那個流氓的錯!”

其他也跟著附和,都說不是何歡的錯。

嚴云彤恨恨瞪著何歡,看他一副不慌不忙的表情就來氣。

自從知道強吻何歡的人是她喜歡了三年的學長,昨晚到現在她都沒合過眼。

如果怨氣能*屏蔽的關鍵字*,何歡已經*屏蔽的關鍵字*幾百次了。

嚴霆云看到嚴云彤毫不掩飾的恨意,冷冷道:“你和羅嬌馬上回帝都。”

他妹妹被家里人寵壞了,性格囂張放肆,偏偏又頭腦簡單,總是被羅嬌教唆當出頭鳥,還喜滋滋的。

遲早有一天會出大事。

“哥哥!”嚴云彤瞬間慌了,連忙端正態度:“我昨天晚上才來的!而且你的病還沒好,我要照顧你。”

嚴霆云想起昨晚她幫仇人說話的跪舔樣,心口就疼得厲害。

“照顧?你到底是想照顧我,還是隔壁?”

嚴云彤的臉紅了又白:“當、當然是照顧你啊!”

嚴霆云諷刺地嗤了一聲:“醫生護士比你專業,何歡比你貼心,你只會氣我。”

嚴云彤張嘴要說什么,嚴霆云不耐煩地打斷她:“立刻回去!”

嚴云彤哪里肯回去,她還想和男神增進感情。

在她看來,哥哥和男神之間也不是什么大誤會,兩個都是很優秀的人,以后或許會成為好朋友也說不定。

但是嚴云彤不敢再說話,悄悄給羅嬌遞了個眼色。

羅嬌展露出自認為最溫柔的笑容,剛張開嘴,嚴霆云就偏開頭跟高金悅說話去了

她的笑容凝固在臉上,像不合格的石雕像一樣僵硬。

嚴霆云說:“高導,外面這群記者查一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家伙弄來的。”

羅嬌的神情有一瞬間的不自然。

嚴云彤不以為然地說:“哥,你應該好好休息,費神管這些閑事做什么?”

“你說得挺對,你哥應該好好休息。既然你這么擔心你哥,不如替他分擔點煩惱,去查查這群記者?”何歡突然站起來,走到嚴云彤面前俯視著她。

嚴云彤對上他的眼瞳,像幽邃的*屏蔽的關鍵字*深海,森冷得讓人打寒顫。

“關、關你什么事……”

何歡笑了笑,視線飄向她身后的羅嬌:“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啊,也許你做得好,你哥就不趕你走了。”

當年陷害原主大部分是羅嬌在暗中搗鬼,許多事情連嚴云彤都不知道,只是被當*屏蔽的關鍵字*使了。

嚴云彤下意識地看向掌握生殺大權的哥哥。

何歡笑盈盈地對嚴霆云說:“不如就給她一個機會?”

嚴霆云看了看何歡溫柔貼心的樣子,又看了眼差點就想給他跪下的嚴云彤,最終說:“最遲后天,查不出來就滾回帝都。”

嚴云彤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抱著嚴霆云的胳膊撒嬌:“哥,你最好了,我馬上去查!”

“這是何歡給你的機會。”嚴霆云無奈地嘆了口氣。他一直拿這個妹妹頭疼,嬌蠻任性,不服管教。

他其實知道,就算他壓著嚴云彤回去,她也絕對不會回去。

剛才何歡的建議真的幫了不小的忙,不僅給了他兄妹倆一個臺階下,又讓嚴云彤有事情做不來煩他。

如果沒做好,后天就有理由讓她滾回帝都。

一舉三得,再合適不過。

嚴云彤聽他哥哥開口閉口何歡,心里老大不舒服。

雖然她承認這個機會是何歡幫她爭取來的,但想到他一開口,哥哥就聽了他的話,心里更不爽。

她轉頭去找自己的閨蜜:“嬌嬌,你幫我一起查,哥哥一定會對我們刮目相看。”

羅嬌臉色煞白,強裝鎮定地點了點頭,沒有開口說話。

嚴云彤擔憂地問她:“你怎么了,不舒服嗎?”

何歡走到羅嬌面前,柔聲細語地關切道:“這里就是醫院,身體哪里有問題趕緊去看醫生,別耽擱。”

羅嬌渙散的眼神陡然聚焦,就像陰毒動物驚成一線的豎瞳,惡狠狠地盯著何歡。

何歡再靠近一些,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聲音,低沉道:“心理上的毛病比身體上的難治多了,治不好可能會發瘋哦。”

羅嬌的身形晃了晃,*屏蔽的關鍵字*了兩步才堪堪站穩。

她緊咬著唇,因為太用力而滲出了血珠,眼眶中盛滿了淚水,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

嚴云彤看到羅嬌的可憐相,瞬間炸了,朝何歡吼道:“誰讓你欺負嬌嬌的?!”

何歡笑了笑:“誰說我欺負她了,我只是提醒她一定要努力幫你查出來,不然拖了你的后腿,后天就得回帝都哦。”

“要你管!嬌嬌辦事又快又穩妥,我們……”像是為了證明自己閨蜜有多能干,嚴云彤夸下海口:“我們今天就能查出來!對吧,嬌嬌!”

羅嬌艱難地張了張口:“……好。”聲調怪異得仿佛不是她自己的聲音。

……

何歡的身體已無大礙,下午的時候就出院回了酒店。

剛到酒店門口就看見斐茨等人背著行李離開。

雙方一個在門里,一個在門外,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

作為小隊里的交際小能手,許一涵首先打破沉默:“嗨何歡,身體已經無礙了嗎?”

何歡只是點點頭,側身讓位,沒有要和他們交流的意思。

許一涵摸摸鼻子,繼續尬聊:“那就好……我們現在就要離開,你好好休息啊。”

何歡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不太明顯的笑。

許一涵吁了口氣,說了聲拜拜。

他身后的隊友也是一邊說著拜拜,一邊下階梯。

斐茨落在了最后。

何歡轉身進酒店,突然前面落下一片陰影。

他抬頭,撞進了斐茨銀灰色的眼瞳里,帶著一種令人心悸的侵略性。

但他卻什么都沒做,出口的語氣甚至算得上溫和:“我還差你一個承諾,如果你有需要,隨時聯系我。”

“以后再……”最后一個說字還沒來得及說完。

“交換聯系方式?”斐茨抬起手腕上綁定的光腦。

機械感厚重的金屬環,是市面上沒有的外形設計,高級而神秘。

何歡:“抱歉,對外聯系都是我經紀人做主,我的通訊錄只有親友。”

斐茨沉默了下,拿出一個似狗非狗,似貓非貓的金屬小模型,葡萄球大小。

“信號呼叫器,能用三次。只要在一個星球上,我都能接收到。”

聽起來很高科技,何歡卻沒有接。

他似乎聽到斐茨嘆了口氣,然后看見斐茨把小球丟進了他衣兜里。

“我不需要。”何歡拿出來要還給他。

斐茨退開三步,拉遠了兩人的距離:“克斯堡星球上出現了大量異形獸,晚上不要出門,注意安全。”

他說完,邁著大長腿直接繞開何歡,上了停在酒店門口的飛車。

……

許一涵見斐茨上了車,好奇地湊過去問:“斐茨,交換聯系方式沒?”

斐茨閉了閉眼,臉部輪廓冷硬,顯然心情不好:“沒有。”

“所以你送了信號呼叫器?”伯克利拍腿狂笑:“那么丑也能送出去,我老大就是吊。”

他的笑聲突然停下來,嚴肅地說:“不會是你硬塞給人家的吧?”

斐茨冷冷看著他,表情更臭了。

其他人都捂著嘴笑了起來,不敢笑得太大聲,肩膀聳得跟搖搖機一樣。

伯克利不敢把人得罪狠了,趕緊拿出一個平板轉移話題:“老大,我剛連接了智網,看了下何歡劇組的情況,沒想到他這么厲害,居然飾演的瑟米爾。”

斐茨接過平板,翻看伯克利收集的關于《消失的庫星鎮》劇組的信息。

多數是罵何歡的言論,幾乎沒有支持他的。

最后,他看到了何歡的宣傳劇照。

海報中風情萬種的Omega和他乖巧可愛的外形差別很大,仿佛不是一個人。

但斐茨卻詭異地覺得,何歡本身就該是海報中的樣子。

妖冶、魅惑,是迷人的禁藥。

伯克利嘖嘖兩聲,非常不屑地撇嘴:“別看網上罵何歡的那么多,背地里卻偷偷把人家的劇照當光腦屏保,尤其是一些Alpha,開機屏、鎖機屏,連關機屏都不放過……”

許一涵轉過頭,詫異地瞪大了眼:“不是吧,這么夸張?”

伯克利點開網頁收藏夾里的一個鏈接,展示給他們看:“這是官方給的下載數據,還有根據用戶使用情況總結的大數據。”

許一涵驚呼:“73億!真牛逼!”

然后他發現自家老大捏平板的手背上,青黑色的血管高高凸起。

他順勢往上看,老大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變化,但是薄唇抿成一條線,異常鋒利。

許一涵訕訕地打了個哈哈:“現在的數據假得很,也許是劇組團隊操作出來吸引眼球的呢。”

伯克利伸手指戳他的腦門:“你懂個屁,PEAR光年網是數據在最權威的,咱們軍方有時候都需要到上面去查數據。”

許一涵當然知道軍方也常去上面查數據,他趕緊給伯克利打了個眼色,不過對方正得意像一只開屏的孔雀,并沒有接受到他的好意提醒。

伯克利賤兮兮地拿出一本書,塞到斐茨手里:“老大,克斯堡的土特產,來過的人都會買一本。”

斐茨抬眼,精致封面上排列著漂亮的字體——《消失的庫星鎮》。

伯克利邀功地翻開扉頁:“原作者手寫簽名絕版,現在都值這個數了。”他伸出一個巴掌,每根手指都張得開開的:“五十萬信用幣!”

“我好不容易搞到的,先借你看。”

軍校的學習生涯枯燥又緊張,每天有做不完的訓練,參加不完的比賽,根本沒多余的時間看閑書。

即便《消失的庫星鎮》有名到了家喻戶曉的地步,他們一小隊五個人都沒看過。

帶著一絲好奇,斐茨翻開了正文第一頁。

……

一個小時后,伯克利小睡醒來。

他見斐茨正雙臂環胸,默默地看著車窗外風景,不禁揉著眼問他:“老大,你這么快就看完了,好看嗎?”

斐茨還望著窗外*屏蔽的關鍵字*的荒漠風景,千篇一律,也不知有什么好看的。

過了小半晌,他才吐出兩個字:“難看。”

怎么會難看?

辣椒醬書評網上的評分,可是達到了10分的滿分好評。

“那我的書呢?”伯克利打著哈欠問。

斐茨略了他一眼,沒說話。

伯克利四處找了找,終于在垃圾桶了找到了自己的簽名絕版:“斐茨!老子要殺了你!我的五十萬信用幣!”

還好垃圾桶里干干凈凈的,他心疼地捧起自己的五十萬,突然發現里面有一頁特別皺。

翻開一看,這章正巧是瑟米爾獻出初夜的露天舞臺激情戲。

書中寫到——

瑟米爾褪去了紗衣,露出曼妙的胴-體,他如水草般柔美的手臂纏上男人的脖子:“我的Alpha,快點狠狠刺穿我的腺體,徹底標記我,我想和你一起喪失理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三分时时彩在线开奖 小鱼儿心水高手论坛资料 大发快三官网开奖 福建时时怎么玩 香港赛马会号码走势图 福彩3d历史开奖1000期 时时 福建时时11选5结果 重庆十分走势一定 11选5彩票助手ios版 天津时时开奖号码记录 qq游戏海南麻将 内蒙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网 金价今日价格 pk10数学天才揭秘 福彩3d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