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5. 5.符正青

“我這個兩分錢一個,一個一兩票,沒有票那就要兩分五一個。”這是晏緲從昨天那個倒爺身上學來的,黑市不但有糧食賣,還有各種票賣,她多掙些錢,到時候去黑市換成糧票也行。

國營飯店的包子,一個得兩分五厘錢,因為最小的單位是分,所以一個包子還不賣,一次得買兩個,另外還要票,說得直白點,就是高價壟斷。

她做的這肉包子不但比國營飯店賣得便宜,個頭還大,里面的肉餡看著也不小,工人們果然非常心動,其中一個飯量大又好吃的,一點不猶豫直接掏了錢和票買了五個。

“你這肉包子里的肉餡都是一樣多的吧?”

“那是當然的。”晏緲麻利地從泡沫箱里翻出還有些燙手的肉包子,用油紙墊著遞給他,“不信你當著我的面咬一口瞧瞧。”

“那我就瞧瞧看。”那人爽朗一笑,拿起一個肉包子張嘴咬了一口,頓時,肉包子里的湯汁就順著他的嘴角流了下來,還把他的舌頭燙得一個激靈。

其他人一見這肉包子里果然肉餡很大,特別實在,有了第一個,很快就有第二個掏錢買。沒一會兒,一群工人就把她做的四十個肉包子全買光了!

還有后來的沒趕上,瞧見其他工友大口吃著肉包子,嘴里的口水瘋狂分泌,沖晏緲抱怨道:“你家包子怎么做的這么少?不夠分啊,明天還來嗎?”

“明天那得看情況。”晏緲將泡沫箱子收好,笑說,“要沒在這邊,你們可以去東街瞧瞧。”

工人廠聽她提起“東街”,神色都有些奇怪。

“怎么了?”晏緲有點莫名。

“沒事,那行吧,姑娘,要是你做得多,還在這個時間送到這邊來吧,咱們趕著去上工前就能買完。”

“那成,看情況吧。”晏緲沒把話說死,畢竟投機倒把那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掙口糧,不能太相信別人。

告別了工人們,晏緲找了個死角把泡沫箱子以及剛賺的零票放回空間。泡沫箱子是她之前在淘寶買水果時附送的,質量好又厚又結實,在里面鋪一個小被子,用來放包子能保溫。

藏好作案工具,晏緲整了整衣服,再取了毛巾把臉上涂的鍋底灰擦干凈,這才從小巷子里鉆出來。結果剛出來一眼就看見一個高大的男人從前面走過,是那天救了她的“男主角”。對后面的劇情再清楚不過的晏緲可不想和他扯上關系,再加上那天她打了人一巴掌,多少有些理虧,下意識躲到了一棟墻后,偷偷拿眼睛往外瞄。

符正青回家鄉幾天,終于將回鄉以及上任的事辦妥當了。

他十五歲進了部隊,干了十年升為一線作戰部隊尖子連連長,因為家中母親病重,擔心無法在母親還在時多陪伴她些時日,他毅然決然離開部隊,盡管以他的資歷和能力,留在部隊絕對前途無量。

老領導當時問他,如果忠孝難兩全時,他會如何選擇。

符正青回答得很認真:“我用我的性命效忠祖國,但我的性命是母親給的,如今道世尚算太平,母親卻年老體弱無人照顧,自然當先盡孝道,老祖宗說百善孝為先,如果連孝字都不能做到,又如何做一個忠義之人。等我陪伴母親頤養天年,為她養老送終,國家還需要我,我符正青拋頭顱灑熱血在所不辭。”

老領導被他一顆赤誠之心感動了,當即批了他的轉業申請。

不過他離開部隊后,老領導也對他關照有加,直接將他調到雙橋縣任公安局副局長以及人武部部長,手上有點小權,重要的是每月有固定工資。當然了,這也可能是某種信號的釋放。

于是他剛剛走馬上任,縣城里一干領導干部們就起了波瀾。

現公安局局長趙進喜桌上放著符正青的履歷,趙局長回頭瞧瞧另外兩位副局長,笑說:“你們覺得如何?”

“這樣、不太好吧,他畢竟是軍隊那邊過來的。”副局長劉長勝非常猶豫。

趙進喜心中嗤了一聲,暗罵道:這棵墻頭草!

另一位副局長譚平山卻說:“我覺得趙局說得有道理,縣城里頭的門門道道很多,咱們先教會他守規矩,也是為他好。”

趙進喜立刻笑了起來,抬手拍拍譚平山的肩膀,說:“還是平山明道理,對,咱們也是為他好!”

于是符正青新官上任第一天,就被上司來了個下馬威。

趙進喜有個得力下屬,名叫高大山,高大山人如其名,又高又壯宛如一座小山,全身肌肉鼓脹,估摸著得有兩百來斤。

趙進喜笑瞇瞇對符正青說:“正青啊,聽說你在部隊里非常有名,我們大山呢,也是武斗的一把好手,不如你們比劃比劃?”

這就是一個請君入甕的圈套,符正青不比,那他從此以后就會背上窩囊不敢應戰的懦夫的名頭,如果他比,萬一輸了呢?輸了那就更窩囊了,那就是個名副其實的沒用的副局長。畢竟高大山那高壯的身材擺在那里,拳頭缽大一只,一般人挨他這一拳頭怕是都會沒命,任誰都不會覺得符正青是他的對手。

符正青身量并不比高大山矮,一米九的個頭,站在兩百來斤的高大山面前,宛如一棵青松與一座小山。

就在劉長勝和譚平山心中暗自猜測符正青會不會應下這挑戰時,符正青嘴角微微一挑,說道:“好啊,怎么比?”

趙進喜見他應下,心中笑他不自量力,嘴上說:“就比你們誰先倒地,哦,先說好啊,大家都是好同志啊,點到為止,點到為止即可。”

高大山這時走出來,沖符正青挑了挑粗粗的眉頭,大嗓門沖他喊道:“符局長,請吧。”

符正青這姓多少有點吃虧,一般副職不會有人把“副”字叫出來,符局長,就像故意挑釁他不過是個區區副局,上面還有正局壓著呢。

符正青輕輕一笑,點頭說:“請。”

兩人在公安局的院子里面對面站好,高大山是領了命令,今天要給符正青一個下馬威,于是當趙進喜喊了一聲開始后,立刻就沖他撲了過去!

高大山一身肌肉結實,撲上來時,就像一塊巨大的山石從陡峭的山坡上滾滾而來,鋪天蓋地一般,令人窒息!

圍觀的劉長勝和譚平山都提起一顆心,以為符正青會被實力碾壓之時,符正青終于動了。他一個側身先讓開了高大山,同時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扭到他身后。高大山也不甘示弱,扭身一拳往他面門襲來。

兩人你來我往,不一會兒,高大山就被他貼身般的近身戰忙得滿頭是汗,再反觀符正青,他身形矯健速度極快,每一次都能快速攻擊到高大山的要害,但每一次似乎都力道不夠,不能完全將人壓制,叫人看不過癮。

譚平山認定符正符不是高大山的對手,都快要忍不住為高大山吶喊助威了,但站在旁邊的劉長勝卻隱隱覺得,符正青那雙眼里,好似透著興奮?

是他看錯了吧?畢竟是曾經的連長,現在的公安局副局長,怎么也該是個性子穩重的青年。

兩人戰況膠著,十多分鐘還沒能分出勝負。趙進喜的臉色越來越來看,正要喊停之時,忽然,不知怎么繞到高大山身后的符正青一拳猛擊在他的后脖勁上,高大山雙眼一翻,直挺挺往地上撲去,如同一頭累死的耕牛,沒了聲息。

圍觀的人都是一愣,譚平山驚恐地喊道:“你、你殺人了!”

其他人也反應過來,趙進喜正要說話,符正青卻含笑說道:“他沒事,就是被我打昏過去了。”

趙進喜臉色頓時難看極了,出言訓斥道:“符同志,大家都是好同志,說好的只是點到為止,你為何對自己的同志下這么重的手?!”

符正青一臉正色,說:“趙局長說得有道理,打斗這種事本來就容易下手沒輕重,往后還是不要輕易開這個頭為好。”

聽聽他說的叫什么話?嘴上說趙局長說的有道理,事實上根本就是在怨怪他不該沒事搞什么打斗比試!

他這話壓根就是故意不給趙進喜臉!

趙進喜哪聽不出來他的意思,氣色臉色鐵青,偏又挑不出他的錯來,鼻子里哼了一聲,轉身就回了辦公室。

譚平山平日里跟趙進喜穿同一條褲子,此時對他也沒什么好臉色。劉長勝倒是等他們都走了,過去拍拍他的肩膀,含笑說:“正青啊,幫個忙,把大山抬到屋里吧?”

“行。”

經此一役,大家都看出來了,這位新上任的符正青副局長,是個刺頭。再加上他算是空降下來的官,第一天上任就這樣不給局長面子,局里其他人表面上看不出來,其實私底下都避著他呢。

于是符局長上任第一天,就坐了冷板凳。

符正青仿佛沒有看到大家對他的冷淡,班照常上,飯照常吃。

這天早上他騎著車剛到縣城,就瞧見一個丫頭在和他迎面撞了個正著后,又迅速縮了回去,還趴在墻角偷看他。他立刻就認出了她是那天被他從河里救上來,還扇了他一巴掌的小丫頭。

符正青不是個記仇的人,他從車上下來,慢吞吞地從那個女孩面前走過去,并沒有和她計較上次的事,真的沒有,只是往那邊多瞧了一眼。

晏緲趴在墻角偷看了半天,發現這個人和書里描寫的那個男主角好像不太像,書中說男主角江銳帥氣灑脫,白凈干凈,穿著白襯衣站在清水河邊就像一幅畫,迷倒了村里一干少女。

但這個男人黑不溜秋的,穿白襯衣的樣子大概更像白云上飄著一顆非洲人的頭,怎么看都不像能從畫里走出來的樣子啊?!

怕不是畫師不小心打翻了墨水,畫出的一個李逵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手机棋牌辅助
四川时时合法的吗 福彩快三购彩软件 小白屋白菜彩金论坛网址多少 排列三怎么算中奖 抖音外设直播怎么弄 云南快乐二十分钟开奖结果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开奖结果 pk10是正规彩票吗 每日签到的现金牛牛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 浙江快乐12开奖走势图手机版今天 北京赛pk10结果 今期会出什么特马白小姐 pk10刷流水套利9码 找实力银商上下分 yy游戏